誰還記得~鳳山入伍訓時的王生明路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誰還記得~鳳山入伍訓時的王生明路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三 2月 16, 2011 2:45 pm

一江山戰俘返台老淚縱橫 國軍熱情迎接袍澤安居

【軍聞社╱記者方正/台北報導】2011.02.16
曾參與一江山戰役、遭共軍俘虜及下放勞改的陸軍上士陳小斌,在事隔五十六年後終於得以返臺定居,預計在今天可以正式取得戶籍。

他昨日落抵松山機場時,難掩興奮之情的指出,回到中華民國政府懷抱並受到照顧,內心相當喜悅,而且受到陸軍司令楊天嘯上將及後備司令部的高規格接機與服務,深感身為國軍部隊一份子的榮耀。

陳小斌昨日上午搭乘復興航空編號B-22607班機,自浙江杭州飛抵臺北松山機場,陸軍司令楊天嘯上將、後備司令部政戰主任吳坤德少將等人親自到機場熱烈迎接,在溫馨的儀式及合影後,隨即由臺北市後備指揮部派遣專人陪同前往三軍總醫院,接受包括一般理學及六十四切電腦斷層等身體健康檢查。

陳小斌今日則由台北市後備指揮部人員陪同,將前往文山區戶政事務所申辦設籍,以及在國防部指南山莊辦理退除給與等作業,並將暫時安置於新北市的「居安一莊」單身退員宿舍居住。

祖籍浙江、年近八十歲的陳小斌,回憶民國四十四年一江山戰役戍守島上二0三高地時表示,當時從隔岸、空中而來的砲火十分猛烈,據點內機槍也因頻繁擊發導致發燙不能使用,他右眼突遭敵火所擊傷,又受摧毀陣地的砲火炸傷雙腳而昏厥。
戰事結束共軍清掃戰場時發現被俘,送往廈門醫治,痊癒後再送至山西煤礦勞改廿三年,出獄後仍在礦區工作,直至退休。

右眼雖失明、但身體仍相當硬朗的陳小斌,在陳述一江山戰役過程時,還是可以感受他投身軍旅的豪情仍不減當年;但也對殘酷的戰爭為百姓帶來的災難,表達十分不捨與難過。因此,陳小斌殷切期望兩岸戰火永不再發生,共創雙贏未來。

戰死一江山 王生明最後手榴彈給自己

一九五五年一月,王生明返回大陳前,與妻兒拍下最後的全家福照片。
【聯合報╱記者程嘉文、陳思豪/台北報導】2011.02.16 07:00 am
一江山是浙江外海大陳北方十二公里的兩座小島,中間夾著一道狹長的水道,形似「一」字而得名。島上駐守一千多名反共救國軍,沒有平民,也沒有淡水。

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中共以陸海空三棲作戰方式全面攻擊這個孤島,號稱是解放軍建軍以來第一次現代化登陸作戰。由於國軍失去海空優勢,大陳完全無法增援一江山,只能眼睜睜看著小島被共軍轟成火海,歷時六十一小時的猛烈交戰後,一江山終於失守,指揮官王生明最後一次與大陳防衛部通話時說:「敵人距離只有五十公尺,我還留了最後一顆給自己的手榴彈…。」

克難大英雄 領了獎章赴前線
一江山的失陷,迫使國府認清大陳已經無法再守的痛苦事實,王生明與同袍的犧牲也震動全台,蔣夫人宋美齡特別指示婦聯會成立華興育幼院,照顧一江山烈士遺孤。台北市因此有了「一江街」,高雄鳳山有了「王生明路」,連士林芝山岩的「至誠路」,也是以王生明的字「至誠」命名。

一九五五年一月九日,大陳島飄下入冬第一場雪,王生明元旦才剛從蔣總統手中接過「克難英雄」的獎章,這天搭乘中海號登陸艦,從基隆回到大陳。

王生明出身行伍,十五歲就參加國民革命軍北伐,一九四九年,原本已經帶著妻兒隨軍隊來到台灣,又自行請調飛往四川,追隨在西南苦戰的老長官胡宗南。隨後再跟隨胡宗南前往大陳,新任司令官劉廉一同樣器重英勇善戰的王生明,將他從南麂調到最前線的一江山。

臨別小口角 竟是與妻訣別時
王生明到了一江山,規定部隊裡若有父子檔或兄弟檔,其中一人調回大陳。 十一日,王生明寄了一封信給妻子柳淑輝。提到離台前兩人吵一架,因他要她好好照顧身體。

「我與你在基隆分別,心裡很難過,今後我們再也不說負氣的話了。淑,你打字的工作是否可以暫時辭掉?你依我這一次,好不?…淑,我王生明什麼都不想了,只望你把家庭整理好,錢要節省用,我寄回的錢收到後,去打四針。」
柳淑輝收到這封家書,這是他給她最後的紀念。

王生明的獨子王應文那時念初中,記得父親最後一次回家,特別去照相館拍了全家福。一月七日,他陪父親到基隆搭船返防,父親原已上了船,突然堅持要陪他去搭公車。

天空下起大雨,王生明掏出手帕,蓋在兒子的頭上,說:「爸爸這幾天跟你說的話,要好好記住。」臉上的雨滴與眼淚混在一起,好久好久說不出話來。

灑下高粱酒 孤兒憑空祭亡父
「我上了車,扭過頭隔窗看著他站在那邊。他不停地揮手,一直到看不見為止。」
回憶起五十六年前的往事,王應文仍不免落淚:「後來我總會想,為什麼那個時候我不抱抱他、親親他?我總是嫌他臉上的鬍渣子戳人…」
王應文後來也進了軍校,一直當到上校。退伍後他三度到一江山祭拜。
由於王生明與部屬的遺骸當初都被焚毀,再也無法找到,王應文在島上灑了父親生前最愛的金門高粱,在島上撿了幾塊石頭、一束藤蔓,帶回台灣祭拜。


一江山戰役 確立了台澎金馬格局

先總統 蔣公於戰前特別召見王生明(右二)等重要幹部。
一江山是浙江中部台州列島之一,位於上大陳以北約十二公里,分為北江、南江兩島,總面積一點二平方公里。兩島之間有一道狹窄水道分隔,形狀類似「一」字,因而得名。

一江山島上沒有居民,大陸淪陷,由反共游擊隊盤據。一九五○年代初期,國軍將領胡宗南前往大陳,擔任江浙人民反共救國軍總指揮,將游擊隊整編為「反共救國軍」。

一江山是大陳島北方的門戶,戰略地位重要,後任防衛司令劉廉一,特別將驍勇善戰的王生明上校調往坐鎮,指揮六個中隊的救國軍,總數一千餘人。

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八日,中共發動陸海空協同作戰,猛攻一江山島,號稱是解放軍建軍後第一次現代化登陸作戰。國軍失去空優海優,無力增援,經歷六十一小時戰鬥,守軍遭到全殲,王生明自戕殉國。

一江山戰役迫使國府確認,鞭長莫及的大陳島已無法再守,因而與美國海軍聯合發動「金剛計畫」,將大陳、漁山、披山、南麂的三萬多軍民全部撤回台灣。從此中華民國政府的控制範圍,不再包括浙江省。

為了安置一江山烈士遺眷,政府在台北縣中和市興建一江新村(現已改建為國宅);為撫養戰役留下的孤兒,總統夫人宋美齡設立了華興育幼院與中小學。另外北市的「一江街」、高雄鳳山的「王生明路」、士林芝山岩的「至誠路」,都是為了紀念王生明。

目前一江山仍保持未開發的無人島狀態,也沒有交通船前往,只有夏季會有漁民臨時宿營。根據曾前往祭拜的國軍官兵遺眷說,島上仍能找到子彈、刺刀,甚至可挖到陣亡者遺骨。


一江山無名勇士 不應該被遺忘


【聯合報╱丘智賢/一江山戰役協會秘書長(台北市)】2011.01.20 03:07 am
每年一月廿日,是一江山戰役的紀念日,至今已沒有多少人還能記得,在那個距離我們遙遠,僅有一點二平方公里的崎嶇不毛荒島上,曾有千名國軍將士,誓死為了捍衛國旗與同胞的自由而戰。

他們苦嗎?前往視察的蔣經國先生追念烈士,提到一江山島上打不出一口井,有位弟兄給他的禮物,居然是一點一滴攢出的一杯水,讓他終身難忘;另外一位戰士保存著勞軍的兩瓶汽水不肯飲用,他告訴經國先生,這禮物太寶貴了,解渴還得留到打仗的那一刻。

這些無名的勇士,為國家邁出了一條具有尊嚴的活路。一江山戰役是最後一次的台海地面戰鬥,美國等盟國肯定中華民國捍衛自身的意志,國會迅速批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外,並且授權總統必要時使用武力確保台、澎及相關領土,這些無名英雄犧牲自己,為我們換來了一張看不見的保護大傘。

建國百年之際,所有中華民國的無名英雄們,都不該被我們遺忘抹去。


國防部:一江山忠勇事蹟 全體國軍效法典範
【聯合報╱記者程嘉文/即時報導】2011.02.17 10:15 pm
國防部指出,依據史政編譯局民國76年編印「國民革命建軍史」、86年「東南沿海島嶼爭奪戰」及相關史料記載,民國44年1月18日至20日的「一江山戰役」,共軍傷亡約二千餘人;至於國軍部分,計有王生明上校(後追晉為少將)以下官兵陣亡720人、輕重傷300餘人。

國防部強調,為表達政府對曾經征戰沙場、護國衛民的國軍袍澤肯定與關懷,表揚其為國犧牲奉獻精神,日前協助曾參與「一江山戰役」被俘人員陳小斌返臺,並妥善辦理住院體檢、退除作業、榮民權益及後續照顧等事宜。國防部希望他們忠勇事蹟,成為全體國軍官兵的效法典範。


同在鳳山入伍訓時的您我,誰還記得「王生明路」?它背後的「一江山保衛戰」之壯烈歷史!

曾在高雄鳳山陸軍官校、步校及中正預校唸書、受訓的許多人,都知道有一條布滿軍用品店、皮鞋店和洗衣店的街道,稱為「王生明路」,幾乎所有軍校生、受訓官放假、收假時都會經過,買些東西或訂雙帥氣的「小皮鞋」。
這條路是為紀念「王生明」將軍,帶領官兵死守「一江山」,壯烈殉國的史蹟而立名。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