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戰拉鋸兩岸,獵人頭已危國安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人才戰拉鋸兩岸,獵人頭已危國安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一 4月 18, 2011 10:36 pm

鄰國獵人頭 馬總統:人才流失成國安問題

馬總統認為台灣人才流失已成為「國安」問題。
【聯合報╱記者陳洛薇/台北報導】2011.04.18 05:43 am
中國大陸訂定「十二五」計畫,大規模引進科技人才,鄰近的韓國、香港、新加坡也積極獵人頭,向台灣人才招手;馬英九總統對此高度重視,指示國安會組成專案小組研究,本月初馬總統已召集國安會議,與會學者專家提醒,「台灣已面臨人才赤字危機」。

據了解,馬總統認為台灣人才流失已成為國安問題,去年十月指示國安會委託數所大學及智庫組成專案小組,研究台灣人才赤字問題;本月初馬總統召集國安會議,會中聽取台大教授陳添枝專案報告。

陳添枝在報告中比較兩岸人才移入及外流狀況指出,中國大陸「十二五」計畫宣示人才立國,中國大陸二○一○年人口普查資料顯示,台灣人在大上海地區的常住人口,已達七十萬人。

台灣方面,內政部人口政策白皮書統計,經濟性移入人口中,二○○七年合法居留外僑共四十九點三萬,其中百分之四十七是外勞,百分之二點二七是白領,其中白領的百分之卅三是補教老師。

非經濟性移入人口中,自一九八七年至二○一○年共四十四點一萬人,女性占百分之九十六,男性占百分之四。資料顯示,台灣移入人口主要是外勞,以及依親的外籍配偶。

國安會專案小組也發現,台灣移入的主要是依親人口,但人才卻逐漸外流,新加坡搶台灣的醫療人員、香港搶台灣的教授、南韓搶台灣的科技人才,各國都在獵人頭,台灣如何留住人才,已成為嚴肅的國安課題。

台灣科技研發龍頭工研院也深陷人才流失危機,工研院董事長蔡清彥在會中當面向馬總統示警,指中國大陸陸續成立了卅八個工研院,並鎖定台灣工研院挖角,最近行政院又對工研院薪水設上限,讓工研院難以延攬人才。


大陸挖角「複製工研院」 薪水四倍起跳

【聯合報╱記者陳洛薇/台北報導】2011.04.18 05:43 am
大陸挖角戰全面啟動,從二○○六年六月底,台大國企系教授巫和懋、台大經濟系教授朱家祥、政大金融系教授霍德明三位名教授出走北大。台灣學界、科技界、醫界等專業領域人才陸續西進,一位曾被挖角的學者指出,「大陸重金挖角,薪情至少四倍起跳」。

學者說,與自己同期在美國任教的優秀學者,有些被大陸挖走了,有些則到新加坡、香港任教,大陸不只祭出重金,還有彈性機制,大陸教授十五年前就可組顧問公司,不會被綁在象牙塔裡做研究。

為強化產業科技研發,中國大陸近來在卅八個省市複製台灣工研院模式,設置地方級的工研院,並向台灣的工研院高階主管招手,先挖高層主管,希望他們率領團隊及現成人脈「帶槍投靠」。

一位工研院組長說,工研院的精華在產業人脈,大陸砸錢挖角毫不手軟,薪水相當有彈性,至少是台灣的四、五倍之多,還提供房子,保證生活無虞。他憂心一旦高階主管被挖走,勢必也會挖走產業人才,產業菁英都跑走了,台灣能留住什麼?

全世界打人才戰,台灣人才流失,也吸引不到國際人才;一家高科技公司業者說,他本來要聘用一位優秀的越南僑生,但是勞委會規定僑生畢業的底薪至少須達四萬七,他提供不了這麼多,最後也留不住人才。

另一家知名公司的老闆表示,想延攬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哈佛的畢業生來台工作,但勞委會規定外籍人士須有兩年工作經驗才能聘用,結果也沒成功爭取到人才。

經建會分析台灣在各種世界競爭力評比,拉低競爭力平均分數的就是勞動市場的僵固,台灣排名都在九十名以後,因此,經建會最近也建議勞委會檢討現行制度。

國際爭人才,台灣吸引國際人才的制度僵化,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梁啟源認為,不同的財團法人要有彈性,爭取人才不能僵化,打肥貓對吸引人才不利,用「肥貓」字眼太沈重,應視其生產力、貢獻決定薪資,而不是一體適用。

他強調,政府對公股財團法人薪資雖然有彈性機制,但既然實際操作有困難,是否應該檢討?
「大家搶人頭、獵人才時,限制薪資會讓人才流失,政府要省小錢,可能損失更大!」


新聞眼/養肥貓、放好貓 制度該檢討

【聯合報╱本報記者陳洛薇、范凌嘉】2011.04.18 05:43 am
人才是國家競爭力的基礎,在全球化的潮流下,各國間的人才流動更為頻繁,高素質的人力爭奪也逐漸白熱化。相形之下,台灣的制度過於僵化,不但不能精準反映人力的市場價值,「齊頭式平等」也限制了大學、研究機構的用人彈性。

當世界各國都在積極延攬國際人才的同時,台灣卻以一體適用的方式,對公股財團法人薪資設限,卻保障在職人員薪資至離退都不受影響,不僅沒有讓坐擁高薪的「肥貓」瘦身,還強迫優秀人才一起吃大鍋飯,實在荒謬!

鑑於政府捐助成立的財團法人負責人可不經國會監督坐領高薪,立法院經委員會通過決議,主管機關應考量年齡、經歷及年資等,就政府捐助成立的財團法人,在相關報酬及費用上訂定上限。

不可諱言,的確有些政府捐助成立的財團法人,儼然是「肥貓安養所」、「政務官退輔會」,負責人坐擁高薪,甚至還變身轉投資公司的大股東,左手拿、右手也拿,荷包早已滿滿。

但是,屬於專業研究機構的工研院、國衛院或研究型大學,關乎國家競爭力,研究人員須同時具備高學歷、產業經驗,在人力市場中原本就頗為稀有;這些人的薪資,必須反映人才的稀有性,才能吸引人才,這與酬庸性質的財團法人董座大大不同。

高階科技人才一向為產業界挖角對象,許多亞洲國家包括新加坡、香港、韓國等均來台爭取;台灣卻反其道而行,不論青紅皂白地展開「獵肥貓運動」,規定薪水不得超過部長級,這是見樹不見林,沒有真正看到問題癥結。

政府用同一套準則管理公股財團法人,將所有人視為「肥貓」,全部吃大鍋飯,真正占位子的「肥貓」卻瘦不了身。台灣的競爭力正一分一秒地流失,淪為其他國家的「人才育成中心」,這是真正的國安危機,政府一定要虛心檢討制度盲點。


人才戰的本質

【聯合晚報╱社論】2011.04.18 02:05 pm
人才外流問題,最近越來越受到重視,馬總統也說人才流失是國安問題。人才流失問題應該重視,但需要先弄清楚人才戰的本質。

人才外流,在台灣從來就不是一個陌生議題。早在三、四十年前,當時台灣最優秀的人才,流行一句口頭禪:「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人才流失在那時候已經很嚴重。

然而,台灣的經濟還是發展了起來,所以有人笑稱,台灣經濟不是靠一流人才發展起來,第一流人才對台灣經濟的貢獻不是最大。

這樣說,並不是淡化今日人才流失的嚴重性,而是人才流失或移動有其結構性條件,要先瞭解「人才戰」的本質,清楚人才戰的定位。

一般軍事戰爭,攻方必須付出三倍於守方的兵力,才有可能成功;但人才戰則正好相反。
軍事戰爭中的守方可以依賴地形地勢防守,敵我意識分別;但人才戰的守方則無險可守,國家意識可資憑藉有限。

人才戰的「攻方」,也就是「獵人頭」的一方,可以鎖定特定人選單點突破,以高薪挖角;而守方卻要面面設防,要兼顧社會的公平性,全面加薪付出極大代價,還不一定能留住人才。因為除了薪資之外,還有在不同國家工作的聲望、潛力、人脈和居住環境等誘因,這都是人才戰打起來艱辛之處。

台灣目前在人才收支帳的局面是:科技和管理人才、學術人才外流,而進入台灣社會的則是外籍勞工和補教老師,這是值得憂心;反過來看,如果台灣流出去的是勞工,而大量進來的是科技人才、管理人才和教授,豈不是更值得憂慮的局面?如果人才不為外國所用,可能又被說成台灣的人才沒有競爭力。

何況,人才外流有時也是國家影響力的擴散。在人才移動議題上,到底該看什麼數字方才合理,怎樣的流動是我們想要的流動?先得找出核心價值。

打肥貓打到無辜的貓、打到研究機構人才出走,當然很愚昧。但若人才問題真的是國家安全問題,那就要有總體的戰略思想,然後才有正確戰術。如果只是簡單加薪了事,就只怕花了錢還達不到效果,人才依舊外流。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兩岸醫藥交流,利弊互見喜憂~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二 4月 19, 2011 9:32 am

醫療業西進 插旗尋生機

經濟日報 李勝雯2006.5.8
台灣醫院前進大陸,終於撥雲見日。有遠見的企業財團和醫療院所,看好大陸醫療市場龐大潛力,數年前就展開行動,包括長庚、明基、旺旺等企業投資的醫院,最近逐一浮上檯面,而檯面下還有很多業者正在尋找出路、企圖勝出。
翻開大陸地圖,台灣醫院插上旗子的地區相當集中,大都是跟著台商腳步走。「台商在哪裡,醫院就在哪裡」;第一波搶的商機,就是台商的自費市場。

深耕廣植 搶食台商自費市場
醫界龍頭的長庚醫院布局廈門、深耕多年的聯新集團在上海、旺旺集團鎖定長沙根據地、布局數年的明基選在南京和蘇州、六和集團在昆山命名的宗仁卿醫院、桃園敏盛體系前進河南、寶成集團在廣州、秀傳醫院體系看中上海、日月光集團和前聯安診所院長朱恆毅合作的景康也選在上海。

上個月在大陸舉辦的國共經貿論壇,釋出對台灣開放醫療市場的利多,外界這才知道「有那麼多台商企業、醫療體系已進駐大陸」。目前還有慈濟、耕莘和台安等大醫院,正審慎評估前進大陸。

台灣私立醫療院所協會秘書長吳明彥分析,大陸就像30年前的台灣,一線城市國民年收入約3,500美元,人民有錢就看得起病,這是最大利基。「大陸有九成八的醫院是公立醫院,醫療品質低落,只要在台灣經營不錯的醫院能去大陸,應該都會賺錢。」
吳明彥說,以往台灣人到大陸開醫院,困難重重,花了三年時間、蓋200多個章,還不一定拿得到許可證;現在資金限制和合資比例都大幅放寬,今非昔比。

當初台塑北京就因台塑董事長王永慶堅持百分百獨資,以致胎死腹中;現在台塑廈門即將開幕,勢必對當地醫院造成壓力,長庚的經驗若複製到大陸,將創造驚人業績。

寶成國際集團在大陸有龐大生產基地,重視員工醫療保健,很早就在廠區建醫療設施,如中山寶元醫院,主要是方便台灣幹部及員工就醫。

目前納入城市醫療保險的大陸人民有2億人,還有3億人有二級的城鄉保險,另外3億人有國營企業保險,合計就是幾兆元的商機。台灣醫院想生存,不能只做台商生意,而要打入大陸人的醫療保險市場。

台灣醫界2000年曾組團到大陸考察,吳明彥分析,未來大陸公立醫院應朝公辦民營方式,委託民間經營,這對台灣醫療院所才是真正的利多。

鼓勵財團出錢蓋醫院是另一個方向。30年前,台灣有些非營利型財團法人醫院投入資金、硬體和軟體,才有現在台灣七成私人醫院的市占率。私立醫院和公立醫院七三比,是健全醫療市場的黃金比例。

複製經驗 應可創造驚人業績
前進大陸,無論是醫療體系、企業財團或診所醫師個體戶,都必須遵守市場法則。在大陸,要打入醫療市場,除要掌握政策風向球,人脈、銀彈和定位缺一不可。

聯新集團執行長張煥禎耕耘十年,拿到第一個150床以上規模的中外合資醫院執照,將在明年完工擁有600床的上海聯新國際醫院。
張煥禎營運的辰新醫院,是醫界到大陸參觀的必訪行程,從最早投資人民幣2,000萬元,第一年賠了300萬元,逐步遞減,直到最近才打平。他說:「想在大陸賺錢,沒有想像中容易。」

張煥禎強調,一定要派自己人在當地,建立良好關係,而資金更是後盾,也要考量醫院市場定位。他說:「若只想做外國人和台商生意,市場規模絕對做不大。」

長庚廈門醫院預計10月底完工,12月啟用,初期鎖定癌症、慢性病和器官移植三大領域,還有內、外、兒、婦、眼、耳鼻喉、口腔、腫瘤、復健、皮膚、醫療美容、麻醉、病理、檢驗、影像、家醫到中醫,將近20個專科,一口氣就是500 名員工,目標無非是做大,而且是獨大。

長庚的野心不只廈門,王永慶曾表示,大陸開醫院不是為賺錢,但長庚內部評估,十年內不容易損益兩平。長庚也積極籌備長庚洛陽、長庚鄭州及一度停擺的長庚上海。

想蓋大醫院,就少不了大集團。大型醫院是高度資本集中行業,在大陸所謂的「三甲醫院」,相當於台灣的醫學中心,每一床經營成本約10萬美元,以1,000床規模計算,至少要新台幣30多億元。

規模做大 政通人和銀彈要夠
熟悉內情的醫界人士直言,政府管得了上市公司,管不了個人;因此最後只管制到長庚、馬偕、國泰、新光這些財團法人,若以其他轉投資醫院方式前進大陸,政府可能就管不到了。

台灣醫院前進大陸,兩岸政策一緊一鬆。鬆緊之間,醫院、財團如何兼顧法律和生存,考驗白袍下的智慧。


兩岸醫療、薪資水準差異大 台灣醫界:西進前應三思

長庚斥資近八十億元開設的廈門長庚醫院。(圖:中央社)
中國時報 黃庭郁、朱立群、林宏聰/台北報導2008/02/28
大陸放寬台灣醫師到當地行醫限制,醫界普遍認為感受到善意、也不失為「多」一個發展機會。不過中國大陸的醫療環境與民情跟台灣落差甚大,合作醫療團隊是否友善、醫療糾紛等等,都是個別醫師極大的挑戰。奉勸醫師西進前最好審慎評估。

衛生署副署長陳再晉也說,大陸此舉「很難」吸引到國內醫師赴大陸;並批評大陸單方面放話,很像宗主國對臣屬國做決定,有違世界貿易組織(WTO)的原則。

他表示,我國與大陸都是世貿組織會員,應該遵守其「服務業貿易總協定」(GATS),醫事人員與病人的往來等醫療事宜,應透過世貿組織雙邊或多邊協定達成,或交由海基會海協會協商。

高雄長庚醫院與義大醫院都認為對岸醫師地位不高,待遇又比台灣醫師低,對大醫院的醫師缺乏誘因,目前並不擔心台灣醫師大量外流至大陸執業。

高雄長庚醫院副院長陳順勝舉例說,台灣醫師病歷以英文書寫,大陸醫師可能看不懂,醫師之間的溝通或許也有問題。另外,醫生在中國的社會地位低,待遇也只有台灣醫師的十分之一,「應該沒有人想過去執業吧!」

義大醫院社區醫療部長陳文旭表示,大醫院醫師由於病人來源穩定,加上大陸醫療法令、治療方式、文化各方面都有差異,必須花費相當時間心血才能適應,還得小心大陸醫療法令的種種陷阱,絕非易事。

中華民國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主任秘書林忠劭說,醫師公會目前有會員三萬七千多人,以每年新增一千二百人投入行醫行列推算,執業未滿五年者約有六千人。對照大陸最新放寬後的條件,約有三萬台灣醫師都符合申請大陸行醫執照資格。

林忠劭直言,一般人會以為大陸「市場」很大,但兩岸醫療水準差異也大,薪資水準差異「更大」。之前不乏有頗有名氣的醫師也曾到澳門參加大陸醫師執照考試,但「備而不用」者居多。

曾受聘為敏盛醫療集團與旺旺集團,在大陸設所設置醫院醫療團隊顧問職的台灣大學名譽教授李源德則說,大陸放寬台灣醫師登陸行醫,是對台灣醫療水準與制度的認同。

但他也說,「不是一個人去那邊執業就能成功」,當地醫師對台灣醫師是否認同?友不友善?是否真的可以合作,都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要克服。

李源德並說,大陸的快速進步也學到了要爭取權利,「醫療糾紛比台灣還要多」。台灣醫師到當地是個「異鄉人」有沒有辦法處理或面對?他分析:「台灣醫師到大陸開業的時機還不夠成熟」,也奉勸台灣醫師,不看輕了到大陸當醫師所可能面對的挑戰,「要好好想好」。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海峽醫事更開放,台灣權益須保障~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二 4月 19, 2011 9:38 am

兩岸醫療互動 拓展視野

2011-03-21 06:00:00 台灣新生報【記者鍾佩芳/台北報導】
總統馬英九昨(二十)日出席「台灣海峽兩岸醫事交流合作協會」會員成立大會時表示,兩岸醫療互動頻繁,可望吸取彼此經驗與人才,拓展國際視野,創造更多契機與願景。

衛生署署長邱文達表示,兩岸醫療能夠在法令政策允許下共振交流,增加學術推廣面又能夠帶動雙方經濟繁榮。另外,署內也在商討開放陸方旅遊自由行的觀光醫療配套方案,希冀能達到雙贏局面。


兩岸醫療交流現象之我見

臺北醫學大學董事長李祖德醫師2011年4月8日
潛心綜觀兩岸醫療界的交流雖然頻繁,但彼此溝通仍侷限於表象,就像只看到時鐘上的指針,但無法真正見到指針下機械的動態,假如連身處醫界本身都無法洞悉,那麼社會一般民眾又怎麼能清楚了解對岸醫療產業的真實現況? 更徨論對自身健康以及對周邊醫療資源的珍惜與運用。

台灣產業由於靠代工起家,各種中小企業多以在自身產業中謀求基本生存為導向;醫療產業也不例外;也因此如何深耕台灣醫療產業精緻化成了我們共同戮力的目標和方向。

台灣醫療界一向位自身技術先進的現象汲汲營營;卻忽略以及低估大陸方面在整體資源和研究創進的深耕優勢在未來十年後所帶來的長遠影響。

大陸醫療改革措施跳過台灣重視病患後段的疾病治療,而是直接著力於民眾的「亞健康管理」,也是預防醫學的重要精神。其本質在學習台灣的醫事服務流程及成本管理,而非台灣的醫學技術。

我知道這個說法台灣醫界很多人不認同,但這個事實現象必須有人直接點出,否則整天陷入過多的醫院評鑑與過度重視健保局點數的迷思,產生醫界許多不必要的內耗。我因此呼籲台灣醫界應該以更宏觀的角度和包容態度來看待兩岸醫療產業。

(撰文者/台北醫學大學董事長李祖德醫師)

立院:保障台商 兩岸醫療協議有必要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台北電2009年9月8日
立法院法制局近日完成報告指出,具健保保險對象身分的台商在中國大陸無法享有保障,且為協助、保護器官衰竭台灣病患到中國大陸接受器官移植,兩岸醫療協議有必要且可行。

根據法制局「兩岸簽訂醫療協議可行性研究」報告,現行全民健康保險實施區域不及於中國大陸,因此具健保保險對象身分的台商無法享有保障。

報告也指出,金門、馬祖及中國大陸廈門緊急救護管道,自開放小三通以來,皆由金門及廈門港口往來交通船舶擔任,但交通船航行一趟約需50到80分鐘,直升機則僅需10分鐘,若能以空中救護直升機作為緊急救護交通工具,可減少延滯送醫時間及避免船隻搖晃不利搬運病患。

此外,報告表示,國內器官移植用的器官來源缺乏,等待器官移植者已累積將近7,000人,台灣人到中國大陸接受器官移植者不絕於途,為免他們受騙或遭不測,政府對於欲前往中國大陸移植器官者,應給予必要協助及保護。

報告建議,要解決上述問題,由兩岸政府協商並簽訂「醫療協議」為必要且可行;台商希望簡化申請核退自墊醫療費用手續問題,未來簽訂協議後,若經主管機關指定中國大陸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承辦台灣健保業務,有關核退醫療費用問題應可大幅解決。

報告也建議,若要簽訂兩岸醫療協議,應先修法再協商,建議修正「全民健康保險法」及「人體器官移植條例」,以此作為協商、簽訂協議基礎。

報告表示,「全民健保法」可增訂中國大陸保險醫事服務機構指定,得由主管機關視情況,依法與中國大陸訂定協議後指定;人體器官移植條例則可增訂中央衛生主管機關得指定專責機構,協助等待器官移植者到境外器官移植,其資格、條件、申請程序等,由主管機關定之。

報告也建議,行政院相關主管機關與金門、馬祖當地政府,應就小三通地區開放設置「定點救援直升機停機坪」問題,納入與中國大陸進行醫療協議課題,以滿足民眾需求。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人才戰拉鋸兩岸,獵人頭已危國安

發表  孟德 于 周三 4月 20, 2011 4:28 pm

我認為,與其打個沒有盡頭的加薪戰,是否可以朝著「創造能更善待人才的環境」努力呢?
在孔方兄加到某個程度後,想必更要追求心靈的健康與充實。

上述不論是新聞或輿論,都點到了不少…。
對岸地大物博,相信人才比起台灣少不了,但有些風氣仍需長時間培養的。
否則,怎麼會出現不當處置醫療廢棄物、或求贈器官遭詐等事件呢?

所以,我們是否能打造一個醫病相尊,更互相體諒包容的職場環境?

清除冗弊,給個能恰如其分的崗位,自然就能招擁人才了。不是嗎?
如有邏輯或用詞等不妥之處,還請海涵。

孟德

文章數 : 5
注冊日期 : 2011-02-08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孟曰取義重醫德~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四 4月 21, 2011 8:19 am

santa
孟德同學:
Nice going!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