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國女兵劊子手,昔日美麗今哀愁~軍事倫理(二)軍隊文化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利國女兵劊子手,昔日美麗今哀愁~軍事倫理(二)軍隊文化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二 8月 30, 2011 3:41 pm

利比亞舊政權強徵入伍 不殺人就被殺!她3天槍決11反抗軍
2011-08-30 中國時報 【潘勛/綜合報導】

利比亞十九歲漂亮女大學生妮絲琳(Nisreen Mansour al Forgani)(見圖,法新社)去年被強徵入伍,擔任「人民衛隊」女兵,反抗軍攻陷的黎波里市前幾天,她近距離開槍處決了十一名遭擒的反抗軍俘虜。
如今妮絲琳腳戴鐐銬被看押在軍醫院,等待新政府司法審判。

但妮絲琳服役期間屢遭男性高級軍官強暴,而她成為劊子手,也是在士兵槍尖逼迫下不得已而為,遭遇頗令人同情。


 
英國《每日郵報》廿八日報導,妮絲琳自幼父母仳離,乃母之友法特瑪是「人民衛隊」女兵支部的指揮官。
去年母親罹患喉癌入院,妮絲琳自大學輟學想照顧她,卻被法特瑪強徵入伍,並接受狙擊手訓練。
 
妮絲琳表示,自己曾三次被其他部隊高級軍官強暴。指揮官法特瑪把麾下女兵當性犒勞品,送給男軍官蹂躪以換取回贈,部隊女兵莫不被男性軍官強暴。
 
反抗軍攻陷的黎波里市,掌控大多數地區前,妮絲琳被帶到波斯林區某大樓,別人塞一把AK47突擊步槍給她,然後把擒獲的反抗軍俘虜帶進房間,逼妮絲琳開槍處決他們,其他士兵還恐嚇,若她不殺人,死的就是她。於是在三天內,她射殺了十一人。
 
妮絲琳後來為了逃脫格達費士兵的魔掌,由二樓跳下受傷,又被一台倒車的卡車撞到。
但她仍勉強逃離,之後碰到反抗軍,被送去馬提加軍醫院治療兼看押。


世清教官 在 周五 9月 09, 2011 3:19 pm 作了第 3 次修改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感言

發表  映樺 于 周二 9月 06, 2011 6:52 pm

之前有看過這篇新聞,那時候只覺得格達費很可惡,
用權力殘害無辜的人民,但是還是有很多人支持他,
真是不懂為甚麼。
又一次看這篇新聞時我想到,這位美麗的利比亞女兵被迫加入軍隊,
在軍隊裡重視的是服從和紀律,如果長官自己都沒有道德倫理的話,
這個軍隊就會很可怕,根本就是煉獄了吧!不僅沒有尊重,甚至不把
人當人看,這實在是太可怕了!
還有另外一個議題,如果當我們面臨像他這種不是殺別人就是自己被
殺,但又無能為力的狀況時該如何選擇,這真是兩難啊!
如果是我我應該會做出跟他一樣的決定,但是不管怎樣都會後悔一生
,這命運的折磨真是不公平啊!

映樺

文章數 : 10
注冊日期 : 2011-09-06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映樺的感言~很棒哦!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三 9月 07, 2011 8:05 pm

santa
映樺同學:
Nice going!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感言

發表  譯安 于 周六 10月 22, 2011 11:38 pm

格達費於十月二十日慘遭反抗軍擊斃,長達四十年的專制獨裁統治宣告結束。人民爭相前往冰放遺體的購物中心冷凍櫃前觀看,多年來的憤恨與不平只想好好發洩。格達費的死,對利比亞這個動盪的國家可說是極大的好消息,然而,這數十年間所產生的一切混亂卻不是短期內能恢復的。如同這篇新聞所描述,在格達費政府和反抗軍對抗的期間,柔弱的女子被迫成為劊子手、慰安婦,而妮絲琳不過只是那冰山的一角,多少更悲慘更無奈的故事都不為我們所知。妮絲琳的故事讓我想起《為愛朗讀》中的漢娜,在動亂當中被迫成為殺人犯,等到戰爭結束,不但得接受新法的審判,還得一輩子被自己的良心所折磨。這樣的案例實屬無奈,也值得同情,然而,新政府的處理也是兩難,民眾的憤怒如火炙,不是格達費一人就能交代。格達費的親屬向聯合國各個人權組織提出請求,希望領回遺體,若想到格德費生前所為,這件事真是極為諷刺,並且,國際的介入還可能引起利比亞內部的爭鬧。這一切的一切真是考驗新政府的處理能力,雖然在近期內,利比亞還得為著過去的錯誤承受傷痛,但還是相信隨著時間過去,這些終會成為歷史和最好的教訓。

譯安

文章數 : 12
注冊日期 : 2011-09-12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利比亞狂人身殞,中東歷史留教訓~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一 10月 24, 2011 8:15 pm

歷史 在空中哭泣



蘋果日報 <我的陳文茜>2011年 10月22日

深秋,非洲炎熱的沙漠大地尚未起風落葉,格達費的人生已然落幕。

格達費死了,10月20日歷經8個月瘋狂屠殺的利比亞戰役,一切在他滿臉是血的畫面中,停格。他死在滿是垃圾與穢物的下水道中,手持金槍。是宇宙無言的安排嗎?逮到他的反抗軍士兵沙哈提(Ahmed Al Sahait)年僅27歲,剛巧與格達費當年發動政變同年。在臭氣沖天的排水管,一世獨裁者也曾是一世英雄格達費,口罵著他「鼠輩」,接著一手拿著突擊步槍,一手拿著金手槍,瘋狂地進行已無意義的最後戰鬥。他的腿先中彈、接著肩膀、腦袋一一中彈。路透透過殺死他的士兵手機,傳達滿臉滿身是血的格達費最後照片;表示一段歷史終結了。

狂人的口,死時終於緊閉,不再狂語;在最後的瘋狂行動中,他寧願選擇讓自己戰死;他明知自己不能逃過這最後一劫,在多位兒子、孫子……相繼死亡後,終於輪到他了。回教的教義不允許自殺,格達費不會投降,他的死亡方式等於選擇間接自殺。至少一個沙漠的孩子,一個被原本利比亞貴族認定是污穢的貝都因人後代,死在沙漠中,死在於污穢之處;死在與他生時相同的處境。他的生與死,連結同一個點;不同的是人生其間變化的國際政局,以及他取得權力後,狂妄自戀纏身;從一名理想主義者變質為獨裁暴君的過程。死對他而言,此時已是一種解脫。8個月又5天持續的逃亡、失守,他早已分不清敵人來自哪一個方向,他只能不斷絕望又恐懼的咆哮……
這一切早已讓他疲倦異常。

我不喜歡跟著雷根喊格達費「瘋狗」,在我眼中美國前總統小布希更像「瘋狗」;只是黃種人的悲哀,向來沒有黑眼睛看世界的觀點,只能尾隨美國人的世界觀。

格達費年輕時曾自喻為詩人,今年2月15日利比亞開始出現「阿拉伯之春」的暴動時,我曾特別提醒讀者了解他與利比亞的歷史。

1969年27歲的格達費,與最後殺死他的士兵同一年歲時,他以一場不流血的聰明政變推翻伊德里斯皇室。當時他擁有那個時代革命者的經典形象,面容俊朗、意氣風發,他稱自己是永遠的上尉,他的經典名言之一是:「我什麼都不怕……我無所畏懼。」有那麼一段時間他是阿拉伯人的英雄,他將被英美石油公司壟斷的油井收歸國有,英國工程師離開利比亞沙漠時,丟下一句鄙夷的話:「你們阿拉伯人,開探不出一滴石油!」兩年間,他號召阿拉伯後裔的國外工程師,為利比亞鑽油成功,噴出第一泉黑油時,格達費將之塗滿臉,高聲說:「阿拉伯的子民,從此前進了。」

格達費隨權力腐化
事實上,他的決定改變了人類世界。在此之前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雖已形成,但鑽油技術全在英美人手中,阿拉伯國家毫無談判實力。格達費鑽油成功,使石油輸出國家有機會平等地與西方談判。1971年,美國同意石油價格由一桶僅2美元漲至14美元,交換條件石油需以美元計價;這便是經濟史上最著名的「第一次石油危機」,但對阿拉伯國家卻是「第一次石油轉機」。西方以廉價剝削壟斷世界油礦的歷史正式告一段落;而改寫歷史的關鍵人物是格達費。

可惜權力人物的故事永遠不會停留於一個點上,時間會流動,人會隨著權力腐化,朝代的不幸也往往因此更迭。格達費從此已把自己視為「萬王之王」。他已不記得孩時的純樸,那個每周僅有一天得走3個半小時才能回沙漠與家人團聚的小格達費。於是年老的格達費慢慢膨脹,膨脹至有一天國際政治的縫隙再也容不下這位狂人。

格達費一死,海外利比亞人有笑無淚,每個人都在歡慶他血腥惡臭的死亡,沒有人記起1971年他對阿拉伯人的歷史貢獻。一代狂人、一代英雄、一代獨裁者……死在曠野沙漠中,死在地下一條污水管中。死時,連天空也不屬於他。

歷史,也不禁在空中哭泣。


<我的陳文茜>作者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