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烈烈常德城,堂堂正正軍人魂~軍事倫理(一)軍人要求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轟轟烈烈常德城,堂堂正正軍人魂~軍事倫理(一)軍人要求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日 1月 29, 2012 6:36 pm

在徹底遺忘之前 讓我們銘記那些犧牲



余程萬,黃埔第一期,文武全才,戰功彪炳,33歲升任少將,41歲晉升中將。

彈盡、援絕、人無、城已破。卑職率副師長、指揮官、師附、政治部主任、參謀部主任以下官兵死守中央銀行,各團長劃分區域,扼守一屋,與倭賊做最後拼殺,誓死為止,以報國恩,並祝勝利
~余程萬發給司令長官孫連仲的電文


中國大陸最近拍了一部抗戰電影 「喋血孤城」, 這部電影描述的是民國三十二年的常德會戰。

這場會戰國軍僅剩8千孤軍被困守在常德孤城,日軍則再動員陸空精銳兵力 3 萬猛攻;值得一提的是日方不顧國際公約使用各式毒氣與鼠疫等生化武器,造成中國軍民痛苦地大量傷亡。

這部大陸本土製作的抗戰電影罕見地肯定了國軍在抗戰中的表現,劇中守城指揮官余程萬碰到日軍招降時嚴正表示 :「余受黃埔軍校教育,只知不成功即成仁」, 守城將士不論是小兵或是軍官,少有畏戰臨陣脫逃者。

這場70年前驚心動魄的常德保衛戰,也引來年輕網友群起熱議-常德之戰意義何在?

特別是國軍指揮官余程萬,他個人到底是棄城逃跑還是忠勇抗敵?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違令突圍,是保存火種的明智,還是貪生怕死的逃避?他是值得崇仰的英雄還是應該鄙視的懦夫?

電影有個感人的片段,當指揮官前往戰地醫務所探視傷兵時,他脫下右白手套準備同某位官兵握手,沒想到對方伸出一隻斷掌的右手;他再脫下左手套要同該位官兵握手,沒想到對方又伸出一隻斷掌的左手…。最後,忍著眼淚的指揮官遂自行舉起右手,向在場的所有官兵和醫護人員敬禮致意!

在馬里蘭大學的圖書館裡有一本描述常德會戰的紀實文學《八千男兒血 》,最後說到縣城裡有個經歷「常德會戰」的老兵,在共產黨執政後的年代,被人舉發曾在國軍服役,群眾逼著要他以國軍老兵的身分捏造國民黨軍根本沒有認真抗日, 可這老兵怎麼就說不出這種違背良心的話…。




世清教官 在 周三 11月 21, 2012 1:53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4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轟轟烈烈常德城,堂堂正正軍人魂~軍事倫理(一)軍人要求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日 1月 29, 2012 6:37 pm

電影評論:不要以為你看過 「喋血孤城」, 你就知道什麼是「常德會戰」



除了前述歷史精彩處之外...說實在,我對這部影片是有些失望的.

首先, 這部片對常德會戰缺乏完整的介紹, 雖然電影是以守城為主軸, 但是對於整場會戰卻僅僅以某某師到哪裡, 某某師與敵激戰, 余程萬再抱怨一下援軍不到輕輕帶過, 事實上導演只要在師指揮所放上一張敵我兵力部署圖, 再說明一下參戰部隊之戰鬥序列,就可以讓觀眾更了解當時雙方幾十萬地面作戰部隊與空軍集結於常德周邊的歷史現場. 沒有了整體介紹, 就好像一場電影只有主角, 其他演員都不見了.

但說這場電影像是沒有其他演員也不對. 只是守城戰鬥以外的情節沒有放在對會戰的介紹, 卻編出一個的不可能的愛情故事, 也就是那連長與唱戲的關係. 片子一開始唱的戲是蠻好聽的, 但是很快就猜出後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連長一定會犧牲, 那女的註定留不住這男的. 我唯一沒有猜到的是後來那連長守城守了一半, 居然還可以丟下部隊回去跟那唱戲的安以軒來場洞房花燭夜. 事實上 57 師進駐常德時為避免砲火傷及百姓, 早已強制撤出所有城內外居民. 我實在不明白把安以軒弄進這部片有什麼意義. 如果要讓觀眾了解軍人為了保國不得不犧牲家庭的苦衷的話, 大也可以把這些軟性題材放在大戰前, 戰鬥中或許可以寫封家書, 都比這不可能的洞房花燭夜 還有交杯酒更好些.

其二是導演對於戰爭片的拍攝很粗糙, 舉例來說, 這些演員在射擊時槍的後座力看不出槍有後座力. 其次, 連長第一次與二虎併肩於城外作戰時. 敵軍已經開始衝鋒時連長還屌兒啷噹的拿著杯子窩在戰壕喝東西, 直到其他人都開始射擊才把杯子放一邊, 轉身開槍. 這完全只是耍帥的動作, 卻不是一個陣地指揮官應有的作為. 常德在連日激戰與轟炸之後, 全城除了德國教堂以外已經沒有完整的建築, 電影也沒有能表現出當時受破壞之嚴重.

其三, 這部電影缺乏一個主軸. 從頭到尾就是看到雙方不停的說打, 若說戰鬥的場景, 不管是守城作戰或是城內巷戰, 感覺都很凌亂缺乏整體感. 在這裡我不得舉出 Saving Private Ryan (搶救雷恩大兵) 電影最後 30 分鐘那場城鎮作戰, 堪稱是小部隊戰鬥的典範. 湯姆漢克從敵情偵查, 制高點選定,狙擊手的部署, 兵火力的運用等, 都做了詳細的安排. 德軍來襲有風雨前的寧靜,大夥喝咖啡聽音樂講笑話, 到從聽到德軍戰車的隆隆聲, 到與敵接戰後不停的變換位置與白刃戰… 都能夠緊扣觀眾的心弦, 電影「喋血孤城」沒有給我這樣的感覺.

其四, 「營長陣亡了由連長代理, 連長陣亡了由排長代理….」 這規定只要當過兵的都知道, 或許是因為早已經知道的緣故. 電影裡面一直提就不是很有意思了. 我想導演的原意或許是強調犧牲的慘烈 (因為最後就剩那位二虎) , 但是我希望可以做得更細膩一些. 這種仰天大嚎的場景其實不是很有意思.

其五,歷史上的余程萬 25 歲就已升任少將,文武全才. 從戰前的準備, 指揮作戰時的心理, 到最後城破. 其實可以表現的機會很多. 但是這呂良偉扮演余程萬, 角色的刻劃不夠深刻, 表現很生硬. 是蠻可惜的地方.

最後, 我只能說, 不要以為你看過 「喋血孤城」, 你就知道什麼是「常德會戰」…。


出處:我在普林斯頓-udn部落格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4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轟轟烈烈常德城,堂堂正正軍人魂~軍事倫理(一)軍人要求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日 1月 29, 2012 6:38 pm


常德會戰形勢圖

保衛常德的中國軍隊,是隸屬第74軍麾下57師的「虎賁部隊」;對手是素有「戰場老狐狸」之稱的日本陸軍中將橫山勇,他所率領的關東軍精銳之師。

在易攻難守、無險可憑的情況下,以八千之師,對付裝備精良的三萬之寇,孤軍奮戰16個晝夜,僅剩師長余程萬率200餘人突圍(包括兩名美國記者),幾乎全軍陣亡!

同時給日軍造成了重大傷亡,敵人在常德城郊丟下了上萬具屍體,大傷元氣。

作家張恨水據此寫成《虎賁萬歲》長篇小說,而在電影《喋血孤城》的人物設置和情節中,也不難找出這部小說的影子。

戰後,蔣介石聞知常德失守而余程萬擅離陣地,震怒之下,痛令將其撤職、扣押,送交軍法處審判,並揚言要將他判處死刑!於是,余程萬被押解至重慶問罪。

消息傳出,常德民眾群情激昂,六萬多人簽名作保,求免余程萬一死;第六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74軍軍長王耀武也出面求情。

57師的殘部老兵更是感到奇冤難辯:指揮官確已竭盡全力守城了,為什麼還要被判囚禁處死?

最終,余程萬改判服刑兩年了事。刑期未滿,王耀武再向軍法處說情,將余保出,在第24集團軍服役,漸升至第26軍軍長。

余程萬,冤不冤?

說冤,也不冤!

戰前,蔣介石就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守住常德,駐軍須與城共存亡。」並一再要求「不成功,便成仁」。

這命令的背後,是打算犧牲57師以纏住日軍主力突破防線的決心。余程萬當即復電:「保衛常德,本師官兵,極感光榮,均抱與常德共存亡之決心……。」

余程萬經常訓誡部屬:「軍人之職為國守土」,「國家利益高於一切」。這一場驚世會戰的前夕,他發表57師保衛常德文告:「各級官兵應有堅定的決心,應該認清生與死的界限。假如我們是為了保衛常德,爭取國家民族獨立自由而死,這死比生更有價值,我們每個人都會在歷史上留下名字,就是我們父母、妻子,也同樣沾到光榮……總之,有虎賁存在,常德一定存在。」

要求部屬為國赴死,可謂大義凜然。可為何最終主帥獨活?這是他後來遭到上級指責的主要原因。

說不冤,當然冤!

在艱苦卓絕的中國抗戰史上,由於雙方武器裝備懸殊,面對敵軍大規模進犯,當時我方部隊能在一個中級城市堅守5天已很困難;而57師面對數倍於己的敵人,在無險可守的不利情況下,竟然苦撐堅守了16個日夜,這本身已經是奇蹟!

戰後的常德城,從東門直接就可看到西門,余程萬率領57師的確已經做到了與常德共存亡。部隊已經打完,常德已成廢墟。

當時,城內大火蔽天,日軍猶如狼群從各方衝入城內,余程萬自己也拿起槍,率殘部死據城西南一隅,與日軍來犯者進行拉鋸搏鬥。

守城主官已經盡到了一切力量,57師官兵也已經盡到了全部責任。

余程萬所欠的,只是一死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是從執行命令完成使命的軍事角度,還是從為57師保留一點火種的情感角度,余程萬「突圍再戰」的決定都無可非議!

余程萬,何許人也?

  
這位大名鼎鼎卻飽受爭議的抗日名將,他是廣東省臺山人。1902年5月24日,出生在臺山縣荻海區光大鄉的漲村,一個百十餘戶人家的小村莊。
  

在當時的國軍部隊中,余程萬堪稱文武全才。他家境富裕,早年受過良好教育,畢業於廣東省番禺師範學校。該師範學校就位於現在廣州中山四路的番禺學宮。畢業後,他就在附近的番禺高等小學校任教。
  

1924年,他考入黃埔軍校第一期,成為軍校中為數不多的有大專文憑的入伍生。因他的學識和老練,很快便脫穎而出,成為黃埔學生中第二個晉升將軍的人(第一位是海軍局代理局長兼中山艦艦長李之龍),當時年僅25歲。
 

這位25歲的少將,在抗戰爆發後,顯示了自己的軍事才華和出色的指揮才能,引起蔣委員長的注意。短短幾年,連升數級。

在上高會戰中,他指揮57師堅守陣地,與日軍第34師團浴血奮戰,為57師贏得了「虎賁」稱號。虎賁,正是歷代英勇無敵軍隊的最高榮譽。
  

常德之戰後,抗日英雄淪為階下囚。按當時軍中連坐法,所有突圍退卻的將校官長都有罪,但實際上真正遭到懲處的僅余程萬一人。

雖然余僅被囚4個月,之後無罪釋放,旋任命為74軍副軍長;然此後的余程萬深受打擊,少有作為。
  

在後來的國共內戰中,74軍已經沒有他的位置,或許因禍得福,也避免了張靈甫式的殉國結果;但他卻又被誣指在26軍軍長任上克扣軍餉,中飽私囊,斂財自肥……
  

真相究竟如何,迄今沒有確證。

  
1955年8月27日,在香港新界種菜、養雞終老的余程萬,遭遇匪徒搶劫而中彈身亡。一代抗日英雄,下場結局悲涼!

  
他死後,家人生活陷入僅能維持溫飽的境地,女兒余華芳(藝名余莎莉)成為上世紀70年代香港當紅艷星。這或者可以印證,有關他貪污腐化的傳聞並非事實。

回顧1943年11月的常德會戰,儘管主帥事後曾遭軍法拘禁,但57師官兵的英勇壯烈卻是無庸置疑。

  
尤其,常德城的每一塊紅磚瓦,都是他們用鮮血浸泡過的。

  
這裏舉目盡是燒焦的圍墻、殘破的磚瓦和灰堆而已……要想在這個曾經有過16萬人的城裏尋一未經摧殘的東西,實在難乎其難。
—《紐約時報》

  
在這城墻的戰鬥,日漸慘烈,甚至好像在歐洲中世紀時代那樣,以手格手、以頰撞頰,作殊死的血戰。
—英國《倫敦新聞紀事報》

  

有關這場戰役的慘烈,有太多相關回憶和考證文章,電影《喋血孤城》也有充分表現。但都不如余程萬在為《常德守城戰紀實》一書所做序言中回憶來得真切:

……敵挾其優勢武器,空炸、炮轟、毒攻,無所不用其極。我以有限人數、血肉之軀,與敵做殊死戰……有一人使一人,有一槍使一槍,無槍則使刀矛或磚石木棒,與敵人死拼。直至彈盡糧絕,援救無望……。

  
57師直屬上級-王耀武帶領的74軍,可算是抗戰時期國軍戰績最輝煌的部隊。

第一任軍長俞濟時,即蔣介石正宗浙江奉化老鄉,從黃埔一期畢業始,擔任蔣的侍衛,堪稱蔣最信任的嫡系子弟。作為中央軍的精銳,依仗這層非同尋常的關係,74軍的裝備補給始終高人一等。

  
他們在實戰上,也絕不含糊。八年抗戰,幾乎打遍華中戰場所有硬仗、惡仗,且多以主力使用,可謂戰功彪炳。從淞滬會戰開始,南京戰役、蘭封會戰、武漢會戰、南昌會戰、長沙會戰、冬季攻勢、三次長沙會戰、上高會戰、浙贛會戰、鄂西會戰……馬不停蹄,席不暇暖,一路殺來,打得日寇屍橫遍野、聞風喪膽,成為國民黨建制軍中戰功最多的抗日「王牌軍」。

  
後來74軍再直屬軍事委員會,作為各大戰場的緊急預備隊。日軍對這支國軍中的王牌部隊深為畏敬,並以「三五部隊」稱之(指其所轄51師、57師、58師,皆以5開頭者)。

余程萬指揮的57師,為什麼會是王牌中的王牌?

  
74軍是國民黨軍五大王牌軍之一,57師稱得上「王牌中的王牌」。

當時在有些人的印象裡,國民黨軍似乎多是欺壓百姓、紀律鬆弛的;但至少在抗戰時期的74軍,軍紀嚴明是很有名的。
  

余程萬率領57師進駐常德城時,驚恐的市民以為日軍將至,大多逃離。沒想到,57師入城後秋毫無犯,首先將全城洞開的門戶妥為關閉,非經指定,一律不得擅入民房。指定徵用的住所,均會同警備部、警察局、憲兵隊將家具什物登記保存,以備開拔時同原主人當面點交。
  

虛驚一場的市民們回城後,面對完好如初的房屋、家具和街道,紛紛交相稱讚。
  

當年收割水稻時,余下令全師官兵幫助農民割稻,並嚴令只能喝老鄉一杯茶,不能吃老鄉一頓飯。此舉,成為常德民間傳誦至今的美談。
  

大戰將至,全城的十六萬百姓須在半個月內緊急疏散。
  

57師在沅江碼頭用船隻免費護送下鄉的市民過河,並派兵義務給市民挑運行李30里,且不准收取任何報酬。一個名叫劉為才的上等兵給群眾挑送行李後,索取了兩塊光洋的報酬。余程萬接到報告後,當即下令槍斃。事後,張懸文告,明令全師:「我們虎賁部隊,一向就有良好的榮譽,我們決不能讓這良好的榮譽,由一二個人斷送殆盡……。」

  
仁義之師,必是威猛之師。
  

掌握這一點,才瞭解為什麼常德百姓會自動為余程萬將軍請命,也才會明白為什麼田漢和任光會為74軍譜寫那首廣為傳唱的《74軍軍歌》。

救援為什麼遲遲未至?
   
 
那麼,對這樣一支「王牌中的王牌」部隊,為什麼救援不力,眼睜睜看著它和日本人拼光呢?
  

這須從日軍為什麼要發起「常德之戰」說起。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終於贏得轉機。

  
5月,北非戰場上軸心國軍隊向英美聯軍投降;蘇聯戰場上,斯大林格勒抵抗德軍的保衛戰取得勝利;9月,義大利政府宣布無條件投降。

  
太平洋戰場,美軍開始取得優勢地位,日軍喪失作戰的主動權。國民黨政府抗戰態度積極起來,協助盟軍在滇緬方面展開了反攻。

  
這種形勢使日軍惶恐不安。日本內閣不得不重新調整戰略,以期盡快把中國戰場深陷泥潭的幾十萬日軍抽調出來,用來對付美國,扭轉太平洋戰場的局勢。

  
日本人把目標對準了常德。

  
常德位於湘西北,不僅物產豐富,水陸交通發達,戰略地位也十分重要。控制了常德,就截斷了川、鄂、湘間的聯繫,針對重慶政權產生極大威脅。

同時,也可以牽制中國軍隊,減輕滇緬戰場的壓力。

  
常德重要,但對第六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來說,守住長江防線及入川各要道關隘更加重要。他確信日軍會以石門一帶為突破口,而常德地區只是戰區的右翼次要陣地。

  
尚未摸清日軍真正企圖和用兵態勢之前,孫連仲絕不敢輕易調動各處防備力量,以免中計。

  
因此,當日軍主力近十萬人向常德逼近時,周圍雖有二十萬國軍,卻只能在外圍策應,一時不敢輕舉妄動。

  
而又恰逢開羅會議召開,蔣介石為了爭取更多的外援和發言權,也退無可退。他向羅斯福表示,一定能守住常德,拖住日本在華軍力。

  
57師遂奉命奔赴常德設防,蔣介石下達的命令是「死守到底」,不像電影劇情表現的「守住15天」。那是一個永遠沒有撤退時間的命令!

  
57師的命運在一開始就注定了-在那16個晝夜裡,他們根本等不來援軍,他們能有的,只是以卵擊石犧牲到底的豪情和勇氣!

57師,歌泣戰史

  
常德保衛戰於11月18日打響,戰至12月2日20時,57師八千多人,只剩下300餘人;

  
12月3日1時,余程萬緊急召開57師團以上軍官會議,決定趁夜向沅水南岸突圍,城內由169團少將團長柴意新率殘部51人以牽制日寇,掩護傷兵繼續巷戰,後來全部犧牲。

  
12月3日2時,守軍開始突圍。
  

12月3日8時,常德城淪陷。
  

司令長官孫連仲在反復研判湘西軍情後,確認日軍主力指向常德,4日晚間電令74軍開往桃源,救援常德守軍。

作為戰時陪都大門的拱衛,即便此時,孫連仲也未敢輕易動用作為戰區預備隊的第26集團軍與第33集團軍。國軍部隊以十分慘重的代價,向常德前進。
  

12月11日,日寇開始全線退卻。

  
當天,余程萬率突圍出去的餘部共83人,隨救援的張靈甫58師打回常德,常德復克。

  
當剩下的將士回到常德,斷垣殘壁中奇蹟般走出300餘名57師官兵。他們望著自己的旗幟再度於殘缺的中央銀行大樓上飄揚,不禁失聲痛哭。

  
虎賁之師,從沒有離開過常德古城。

  
戰役結束後,根據清掃常德戰場部隊報告,掩埋57師官兵屍體共5703具,負傷者兩千餘人,中毒氣者達千人。

  
57師以血肉之軀,捍衛了中華民族的無上尊嚴和寧死不屈的精神,提高了中國軍隊的國際聲望。

美國總統羅斯福聽到這一消息時,還曾向蔣介石詢問,並在備忘錄上記下守城部隊的番號和主將姓名-中國第74軍57師,中將師長余程萬。

  
57師浴血守城,為國捐軀的英勇壯舉,在抗日戰場上寫下極為壯烈的一筆。

  
他們用生命向世人證明:中華不可欺,強敵何足懼!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4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轟轟烈烈常德城,堂堂正正軍人魂~軍事倫理(一)軍人要求

發表  謹嘉 于 周六 2月 25, 2012 11:25 pm

雖然老師說這部片詮釋的沒有很好,但是我仍然被那個連長拼死也要把手榴彈丟到牆上的那個畫面深深震撼著。
也許在企畫這部片的時候沒有很完整的企畫,但是想拍這部片的出發點是好的,是想要提醒世人什麼東西的。

謹嘉

文章數 : 23
注冊日期 : 2012-02-0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 相似主題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