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金改革行不行,且聽關中說分明!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年金改革行不行,且聽關中說分明!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四 2月 07, 2013 1:47 pm

關中:政府給你養老,不是讓你養尊處優


近來推動公務員退休制改革的考試院長關中,成了毀譽參半的火線人物。過去經常為國民黨選戰操盤的他,如今他揮起大刀,卻是一路砍進國民黨軍公教「鐵票區」,但他仍淡定看待外界批評,接受專訪時娓娓道來。

‧財訊 2013/02/07 【文/田習如】

考試院長關中-近來成了吸納最多褒貶毀譽的火線人物,兩年前他為「十八趴」喊冤,說考試錄取率只有三%的公務員「不能與一般人民相提並論」,引來民間輿論撻伐;如今他說公務員退太早、領太好,帶頭推出十八趴減半的方案,又成為許多軍公教點名抗議的對象。

在這次史上最大幅度調降公務員退休福利的政策推出後,關中接受《財訊》專訪,一派淡定地說他認真做事,笑罵由人。採訪結束時已是晚餐時間,關中說他連午餐都沒吃,一整天都在講話(開會、受訪)。這陣子他勤於研究各國退休金議題,下班回家除了逗孫女就是在念書,過年期間仍打算繼續研究人口政策。這位七十三歲的政壇老將,賣力推銷他的年金改革構想,打完這一仗,他說「我的人生就很圓滿了」。以下,即是專訪紀要:

問:過去沒有改革年金制度,是否因為顧忌軍公教是國民黨的鐵票?

答:那反過來講,民進黨執政八年為何不做?他們碰都不敢碰,這次是在國民黨執政時才大動起來,因為問題已經累積到一種程度,在物理學上叫做臨界點,政治學上叫做高原期,問題的嚴重性逼得你不做不行──我們大概所有的退休基金在十五年內都會破產!先前一個勞保潛藏負債問題就造成多少人擠兌,如果是破產,更會引起驚慌、擴散,那時社會真的會崩潰,看到其他國家的情況,真的是怵目驚心。

問:如何面對軍公教反彈的現象?

答:我要先澄清一個觀念,退休制度是在退休後餘命期間由政府照顧你的基本生活、讓你安享老年,但現在不是養老而是養中壯,且退休領的錢跟工作時差不多,整個制度的目的都扭曲了,所以公務員要有新的認識,退休不是讓你養尊處優!這是制度造成的,但是對國家不好、不健康。

一般談改革沒人敢公開反對,但是一旦改到他,他就會說時間不對、對象不對、方式不對、粗糙……,但是我們不能去跟公務員「PK」,你講一句、我講一句,沒必要嘛!

美國最近最紅的一本書《不公平的代價》,史迪格里茲(美國經濟學家)所寫的,他講美國一%的富人壓迫九九%的窮人,為什麼九九%的人反而會被壓迫,因為每個人都自私,給點小惠就忍讓,不是切身碰到的,就事不關己。很多公務員這次對我講的很多話不諒解,說我讓他們有受傷的感覺,我也承認,但我不能不說出真相。

潘朵拉的盒子已打開 「現在不做,以後更難做」

我第一次到總統府開會(指年金改革會議)後跟院裡同仁說,潘朵拉的盒子已經打開了,我們必須面對,尤其一提到退休制度,考試院首當其衝,因為軍、教等其他制度都要比照公務員,所以我們沒有退縮的餘地。我們不做,別人不會做,現在不做,以後更難做;更重要是,我們做了之後一定會有很多軍公教不滿意,但是不做的話會讓全國同胞失望。看到電視上在罵我,我笑笑,我這一生啊,可以說是被罵大的,以前從事輔選工作,走到哪裡都被人家罵,我今天做這件事情,心裡也明白多多少少會影響到每一個人。

問:對於總統提出的「經費不足、行業不平、世代不均」這三大問題,這套改革方案能夠解決到什麼程度?

答:我們九成的力氣都是用在處理經費不足的問題,這個不解決,其他的問題都沒有意義。我要先把公務員退撫基金穩住,讓它止血,方式不外開源和節流,但開源不容易,基金的投資報酬率只能期望、不能倚賴,而節流就是延後退休和調降所得替代率。

目前退撫基金整體的潛藏負債達一兆兩千億元,這個方案下可以減掉五分之一,已經算是不得了的數字,可以保障三十年的財務穩定。我們並不指望這次改革就能讓基金取之不盡、用之不竭,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的第二個優先順序是世代的問題,我認為非常嚴重,但是坦白講,少子化、人口老化的因應,不是考試院能夠做的工作。但我常說,不要債留子孫、禍延子孫,意思是現在不改的話就會這樣;其次是在退撫制度改革之下,不要讓以後政府的新進人員承受太多傷害、領不到退休金;第三是不要給政府製造額外的依賴人口──我們的公務員現在有九四%提前退休,超過六○%更是在五十五歲以下就退休,這些應該留在職場的人領退休金去了,我們還要找人來取代你的工作,還要付你的錢!

民國八十年代公務員一年退休約三、四千人,九十年代五、六千人,但九十年代末期增為七、八千人,到民國一百年後破萬人,退休的人太早、太多,這是把退休基金壓垮的最主要原因。如果把這個財務漏洞先堵住,至少可減少三分之一的支出。

行業不平的問題是我第三個優先順序,雖然講起來不合時宜,但我基本上還是不同意軍公教跟勞工比較,工作性質和條件不同嘛!今天由於民粹高漲,經濟不好,社會相對被剝奪感增加,看到公務員薪水高、退休好,拿來比當然感覺不平,這我們能理解,但我們在整個思考上沒有能力去考慮勞工這一塊,只能把公務員的部分做到合理化、正常化。

問:政府年金小組在跨部會協商時也沒有整體考量嗎?

答:各做各的,勞工那邊政府要怎麼照顧,我都舉雙手贊成,這兩個制度不是誰拉下誰的問題,所以行業不平是一個感覺、態度的問題,是社會氛圍所造成的,為什麼公務員薪水比較多……,職業選擇嘛,我講這話也會挨罵,但事實如此。

問:軍公教反對改革福利政策時最常舉出「信賴保護」原則,你如何回應?

答:我們找到大法官會議的解釋來支持,信賴保護不是牢不可破,但是一定要有具體的情事變遷的事實。也就是當年給公務員調薪和設計退休制度時的經濟環境(和現在不同),還有當年是過渡時期,而且以前公務員收入少,現在不能說少了。………
【更多精采內容詳見《財訊雙週刊》417期】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8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有待商討

發表  黃子耀 于 周一 五月 13, 2013 4:00 pm

雖然年金制度外界一直想要改掉這個資金大漏洞,但我的淺見是認為要多方考慮,不宜一蹴可機,雖然退休金不宜給太多,但拿來養老、不是養尊處優,這句話卻帶著一些火氣意味在,雖然退休了,已經無法在付出實質的效益,但在以前當軍人的時期,那種一般百姓無法想像的貢獻、生命威脅,卻是不能被抹滅、遺忘的,因此不單只從經濟方面來思考,更應該考慮退役軍人的心情,假如奉獻一生最精華的年代,老了卻只能"吃飯加鹽",這應該也說不過吧!在經濟起飛的年代,軍人的薪水並無太大的加薪,社會上卻到處都是暴發戶;而在經濟蕭條的年代,大家卻喊出共體時艱。假如是你,我們該做如何的反應?

黃子耀

文章數 : 8
注冊日期 : 2013-01-11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