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叛國歸同類,豈容青史盡成灰?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烈士叛國歸同類,豈容青史盡成灰?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四 五月 30, 2013 10:02 pm

中國時報 社論-哀陳懷生屍骨無存 願林毅夫返鄉有路
2013-05-28

陳懷生烈士生前照片。

已故黑貓中隊隊員陳懷生家人,日前首度抵台,參與「陳懷生追思紀念會」。一九六二年九月九日在南昌殉職的陳懷生,至今屍骨無存。他年邁的妹妹,只能來台望著冰冷遺照,激動落淚。

回顧冷戰時代,美國為了監控、蒐集中共軍事機密,提供低空和高空飛行的兩型偵察機,交台灣飛行員駕駛,分別在新竹、桃園成立「黑蝙蝠」和「黑貓」兩中隊。其任務除了飛進大陸偵查之外,還飛東南亞蒐集情報支援越戰。靠著這群中華民國空軍菁英出生入死,美國掌握了中共的核武發展進程,也瞭解到蘇聯與中共分道揚鑣的情況。

這兩中隊至一九七四年為止的十餘年間共出任務超過一千次,殉職人數超過一百五十位。不平的是,空軍健兒冒死蒐集的情報,都交由美方處理,堂堂中華民國空軍形同傭兵。隊員如殉職,台美雙方都低調以對,不但不舉行葬禮、不能表揚,連家屬都不清楚親人為何任務喪生。因為美國與國府聯手對付中共,是「不能說的祕密」,必須保住美國「清白」,避免被拖入中美甚至美蘇的大戰。無情的兩強冷戰,造就了空軍基地「一家哭,全村哭」的寡婦村。

如今事過境遷,機密檔案紛紛解密。紀念、緬懷黑蝙蝠和黑貓的活動,近年越來越多。但是台灣社會對於這段悲慘歷史的詮釋與態度,卻有待商榷。

首先,黑貓和黑蝙蝠是國際冷戰與國共內戰下的產物,美國利用台灣牽制大陸,兩蔣為了反攻大陸也樂於被美利用。這是一段扭曲、不光彩的歷史。台灣雖因配合美國,獲得美方經援與軍援,但也成為美國傀儡,並在兩岸之間築下更厚、更高的仇恨之牆。美蘇冷戰結束已二十年,台海的互信薄如蟬翼,實與此段歷史有關。所有黑貓、黑蝙蝠的犧牲者,都值得後人紀念與尊敬。但我們尊敬的是他們的忠於職守,所以請以「殉職」(而非「殉國」)來紀念他們。至於他們的救國理念是否正確,時過境遷,現在實在不忍、也不宜再去評論。

以黑貓、黑蝙蝠提供蘇共、中共分裂的情報為例,此情報促成了尼克森改採聯中制蘇戰略,隨後訪問中國大陸,最終達成「關係正常化」。作為美國傭兵,黑蝙蝠、黑貓付出慘重代價,換來的卻不一定是對國府有利的結果。殘酷的真相是,台灣的利益根本不在美國考慮之列。如今大陸中國已非文革時代的中國,早已步上正常發展道路,成為全球第一經濟體,指日可期。兩岸實應放下以往恩怨,不要再依附外人,延續國共內戰悲劇。

其次,請台獨與獨台人士不要消費黑貓、黑蝙蝠,他們是冒生命危險去追求兩岸統一的中國男兒。陳水扁執政時期,為了宣傳兩岸對抗的歷史,曾由副總統呂秀蓮親自表揚黑貓中隊。龍應台在二○○七年五月卅一日的大作中,更媚俗的寫下:「原來,是黑貓和黑蝙蝠…這些台灣人的犧牲,使季辛吉證實了中蘇邊界在一九六○年代末的緊張而積極拓展美中建交。」龍部長當時紀念黑貓和黑蝙蝠的方法是:邀請自外於中國的詩人向陽來新竹,用閩南語朗誦詩歌,紀念那個蒼涼的歲月。黑貓、黑蝙蝠地下有知,必然死不瞑目。

陳懷生事蹟被揭露、表揚之後,他雖死猶榮,成了此岸英雄,雖然當時對岸視他為入侵的敵人。與陳強烈對照的是,一九七九年從金門游泳投靠對岸的連長林毅夫。林對台灣的傷害,遠不及當年陳懷生對對岸的侵害。台灣愛陳,欲其生;惡林,欲其死。林失蹤之初,國防部巴不得此人已死,以免自己尷尬。林後來成為知名經濟學者之後,仍有秉持「漢賊不兩立」立場者,對林不能諒解,不肯讓他回台奔喪。

排除國共內戰思維,若從整體中華民族立場出發,林毅夫的成就與表現,遠非陳懷生可比。林在二○○八年到二○一二年間,曾任世界銀行資深副行長暨首席經濟學家。此一職位向來都由開發國家人士擔任,林是首位擔任此職的開發中國家學者。這不只是對林本身成就的肯定,也是對中國(包括大陸和台灣)經濟表現的肯定。

如果黑貓、黑蝙蝠是一段扭曲、兄弟鬩牆、不堪回首的歷史,那麼傑出優秀的林毅夫,為了投入復興中國的行列,就必得成為台灣公敵,是否也是被國共內戰扭曲、折磨的犧牲品?

內戰沒有英雄,兩岸都需向前看。陳懷生已經屍骨無存,請讓林毅夫有條回家的道路。


青年日報 社論-陳懷生忠勇為國犧牲 評議輕率偏頗非國家之福
2013-05-30



空軍司令部日前為陳懷生烈士舉辦追悼儀式及追思紀念會,以表彰大愛情操。不料竟有媒體以「哀陳懷生屍骨無存 願林毅夫返鄉有路」為題撰文,先是質疑當年陳懷生等空軍烈士為國犧牲奉獻的忠勇志節,繼而推崇叛逃至大陸的林毅夫之個人成就;由於此文對軍人角色、兩岸歷史及國際情勢等認知上,均出現嚴重謬誤,其據此所衍生的錯誤解讀,非但嚴重扭曲史實、引喻失義,更可能誤導國人視聽,甚或衝擊軍人的忠誠信念,媒體如此自失立場輕率而為,誠非國家人民之福。
陳懷生烈士,是我國第一位駕駛U2型高空偵察機赴大陸執行偵照任務的優秀飛官。民國五十一年九月九日,陳烈士執行偵照任務時,在江西上空遭中共飛彈擊落,不幸傷重殉國。林毅夫是當年國軍委以重責擔任金門前線馬山連連長,民國六十年棄連隊官兵安危於不顧,私自泅海至大陸投共。陳、林兩人所為,無論是從國家大我的角度衡量,抑或是從軍人忠貞的角度衡量,誰是功臣誰是叛徒,實不辯自明,相信國人心中亦都有一把尺。令人遺憾的,「哀」文因為認知上的謬誤,以致對陳、林兩人所為的評論,只注重「情」而悖逆了「法、理」。
首先是「哀」文對軍人角色認知的謬誤。古今中外,軍人向來都是保國衛民的合法武裝力量,在道德上須是人民的精神標竿,故應以自身志業為榮,時時以軍人武德自我惕厲。西方兵聖克勞塞維茲在《戰爭論》指出,軍人武德是愛國、勇敢、果決、信心、堅忍與紀律;此與國軍傳統武德智、信、仁、勇、嚴內涵至為契合,都是強調軍人對國家人民負有忠貞不貳的職責。惟有如此,軍人在面對艱危震撼、生死攸關之際,仍能抱定「我死則國生」的奮勇精神,誓死達成任務。
空軍司令部每年為陳烈士舉辦追悼儀式及追思紀念會,今年更邀請其大陸親屬參與,藉由緬懷忠靈高尚情操,期勉國軍官兵踵武前賢,使軍人的核心價值與光榮歷史得以傳承。對於林毅夫,政府認為其叛國行為,必須受到嚴厲譴責,如其返臺一定要接受軍法審判,沒有模糊空間,也沒有任何例外。相較之下,「哀」文未能深究軍人職責,逕自認為「林對臺灣的傷害,遠不及當年陳懷生對對岸的侵害」,甚且進一步論斷「林毅夫的成就與表現,遠非陳懷生可比」。這樣不明就裡、擅作對比的混淆說法,豈能令人信服。
其次,是「哀」文對兩岸歷史與國際情勢認知的謬誤。陳烈士當年執行對大陸偵照任務,美國當然有其利益考量,而且如同任何國家涉外一樣,自己國家的利益一定列為優先考量,我國亦然。回顧冷戰時期,我國與美國共同合作抗拒中共入侵,同樣是基於維護我國利益的實際需要,絕非如「哀」文所陳述「空軍健兒冒死蒐集的情報,都交由美方處理,堂堂中華民國空軍形同傭兵」如此偏頗。事實上,在美蘇兩強主導的民主與共產對抗的賽局中,我國不選擇與同是民主陣營的美國合作,難道要與蘇聯合作,或主動向中共投降?尤其赤焰高漲的年代,國軍與美軍合作才能確保臺灣的安全,無論今昔視之,皆為正確國策;其中,尤以黑貓中隊、黑蝙蝠中隊一再榮膺重任,其英勇事蹟與愛國志節,足為國軍最佳典範。
更何況,過去中華民國與美國長期的軍事合作,不僅有效捍衛臺海安全,在維護亞太地區的和平上,更具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國軍的卓越貢獻因而深受盟邦讚譽,明載史冊。惜「哀」文對此略而不談,硬指「這是一段扭曲、不光彩的歷史。臺灣雖因配合美國,獲得美方經援與軍援,但也成為美國傀儡,並在兩岸之間築下更厚、更高的仇恨之牆。」此論顯又犯下忽略時空、以偏概全的嚴重錯誤。
今天兩岸之間,所以能夠從冷戰時期的「零和雙輸」,走向目前的「共榮雙贏」新局,最主要的關鍵,是兩岸都有「求同存異、擱置爭議」之意願,特別是國軍積極建軍,打造「固若磐石」國防武力,於兩岸交流往來時,提供我政府最有力的後盾。前瞻未來,在中共對臺軍事威脅未除之前,兩岸要追求增加互信、鞏固和平的根本之道,仍應不斷強化國軍有形與無形戰力;如依「哀」文不智之言,只會糢糊國人敵我意識,衝擊軍人忠誠信念,結果必將親痛仇快、適得其反。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