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案再省思~善惡之間的紅線,為何容易擦不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洪案再省思~善惡之間的紅線,為何容易擦不見?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二 3月 11, 2014 3:07 pm

漢娜鄂蘭在《平凡的邪惡》中寫道︰「呈現在我們眼前是一個龐大而複雜的犯罪行為,有無數的參與者,分屬不同層級、使用不同的活動模式……這是集體犯罪……這些罪犯中的每一個人涉及實際殺戮行為的程度,其實完全無關緊要,相反地,整體來說,離實際殺戮行為越遠,需負的責任越大。」邪惡,可以展現在很平凡的人身上,追究這些結構式的犯罪,必須跳脫《刑法》最根本「原子式個人行為」的思維,並進行集體性的考察。如同漢娜鄂蘭所強調,實際下手的行為與程度,其實無關緊要,相反的,離實際的行為越遠,需負的可能責任越大。
~民間司改會執行長,律師高榮志
 
The Lucifer Effect
 
如果,某一天,當你翻開報紙看到這樣一則廣告:

社會心理學實驗,誠徵受試者,實驗內容為測試正常人在監獄情境壓力下的行為和反應。
受試者分別扮演獄卒與犯人(誰扮演誰?丟銅板決定),日薪15美金,實驗為期兩週。


你會有什麼反應?

根據記錄,這場「遊戲」逼真的不得了,逼真到第六天就被迫中止,因為狀況無法控制。

這是社會心理學家金巴多博士在三十年前進行的「史丹福監獄實驗」,三十年後,他根據當年的記錄和錄影資料詳細描述出當年實驗經過,並綜合他這些年對團體和情境力量的觀察研究,寫下這本《路西法效應》。

你覺得環境和團體對你的影響有多大?當我們看文革、看納粹、看奧姆真理教沙林毒氣事件,或是蓋亞那叢林裡天堂聖教的集體自殺,當我們看到如此邪惡盲從的人性,我們總是輕易的歸咎於「那些人瘋了」;但若有人告訴你其實邪惡,甚至我們日常的一切行為,背後所謂的思考都是可以培養、可以塑造的呢?

相較於東方人,西方相對是個人自主性比較高的社會,或許金巴多教授,以及這個實驗的每一個參與者,他們比起你我都要訝異這個實驗結果,因為他們本來比我們更理所當然的覺得「我是可以獨立思考的個體」。所以,我們受到的情境影響究竟有多大?我們意識到了嗎?這一點,才是讓人感到最恐怖的地方……。

 
一九七一年,社會心理學家金巴多教授主導「史丹福監獄實驗」,該實驗有如一顆震撼彈,引爆全球心理學界重新審視以往對人性的天真看法。

三十年後,金巴多教授以《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首度親自撰述,並呼應從「史丹福監獄實驗」到「伊拉克監獄虐囚案」三十多年來觀察到的社會現象,深度剖析複雜的人性,全盤且深入解釋「情境力量」影響個人行為的概念。

在實驗中以標準的生理與心理測驗,挑選了自願擔任受試者、身心健康且情緒穩定的大學生,被隨機分派到「守衛」和「犯人」兩組,接著讓他們身處模擬的監獄環境。實驗一開始,受試者便強烈感受到角色規範的影響,努力去扮演被指定的角色。實驗第六天,情況演變得過度逼真,原本單純的大學生已轉變為殘暴不仁的守衛或是情緒崩潰的犯人。原來,只要一套制服、一個身分,就可輕易讓一個人性情大變,為期兩週的實驗不得不宣告中止。

為什麼握有權力的人,很輕易地為「以控制他人為樂」所誘惑?而置身弱勢角色的人,為什麼卻常以沉默來面對問題?。藉由獨具開創性的「史丹福監獄實驗」研究,金巴多教授將為讀者解釋「情境力量」和「團體動力」如何能使平凡男女變成殘忍的魔鬼。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都努力想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例如「男性-女性」、「上司-員工」、「父母-子女」、「老師-學生」、「醫生-病人」等關係,在這些社會角色劇本的規範與束縛下,我們是否會像上帝最愛的天使路西法一樣不知不覺而對他人做出難以置信的事?本書提供認識地位和權力角色差異的原因;了解在環境中影響個人思考、情感及行動的形成及改變原因;幫助讀者重新審視、了解自己,一旦面臨陌生情境,自己「會做什麼」及「不會做什麼」,以及面對情境的強大壓力,如何勇敢反抗「路西法效應」。

 
導讀:壞蘋果還是大染缸?
路西法效應
 
國立中正大學勞工關係學系副教授∕劉世南
 
心愛的情人劈腿、一起打拼的盟友通敵、老師援交、名醫虐童、孽子弒親、政客集體貪污的欺騙,《歷史暗角》裡小人的冷笑,或是,上世紀死了五千多萬人的恐怖行動與種族屠殺。當你驚訝人們的殘酷,感嘆邪惡:「怎麼有這樣的惡魔?」在懷疑人性之餘,你何妨試另一種方向去理解:「是什麼將人變成惡魔。」
  
《路西法效應》這本書就是要告訴你,將好人變成壞蛋,情境的力量大於個人意志,這本書就在揭發這樣的情境力量。你將可以學習到,善惡二分的失焦與「無間道」,了解使人邪惡的情境力量,並且分析這些情境力量是透過什麼心理動力而使人為惡,最後,如何戰勝情境力量而發揮本善的人性。
  
作者P. Zimbardo是現代心理學重要的代言人,二十五年前我們在大學時所唸的普通心理學就是他寫的教科書。前幾年我在國際應用心理學會上遇到他,還依然為心理學的推廣與傳承熱心奔走。他著名的「史丹佛監獄實驗」所發現的邪惡心理學,也是本書主要的精彩報導,在三十多年後,再度上演「美軍凌虐伊拉克戰俘」的現實版。這些真實的證據,無論來自實驗室模擬或是戰場上的經歷,最主要的啟示在於:情境力量對個體行為無形的支配,我們必須放棄善良自我能夠打倒惡劣情境的簡化概念,大多數的人在面對社會力量的考驗時都可能出現重大的性情改變。
  
作者引導我們反省更基本的問題:「我們真正了解自己多少?一旦面臨陌生情境,當下有多少把握預測自己會做什麼、不會做什麼?我們是否會像上帝最愛的天使路西法一樣無法抵抗誘惑,對他人做出難以置信的事?」自認善良平凡的我們,在有些情況,也會被貪婪、嫉妒、欲望和憤怒淹沒,沉溺在這些使壞的衝動,而一時迷失。
  
情境系統是行為的脈絡,透過其酬賞及規範的功能,支配行動者的角色和地位而給予意義與認同。系統由個人及機構指揮系統串謀,指揮者的意識形態、價值和力量創造出情境,也規定了行動者的角色以及行為期許,要求在其影響範圍內的人扮演它規定的角色,做出被允許的行為。
  
「路西法效應」指的就是某種情境系統的力量,經由「心理動力」而將好人轉變成惡魔,而這些心理動力包括:服從權威、去個體化與去人性化、被動面對危險、自我保護與合理化。本書以經典的社會心理學實驗,並收集不斷上演的歷史見證,解釋路西法效應,說明情境系統使人為惡的「社會動態學」。
  
除了「史丹佛監獄實驗」,最經典的社會心理學實驗就是Solomon Asch的「順從」研究,他在實驗室驗證從眾需求的兩個基本機制:(1)「資訊性需求」:因為其他人擁有的想法、觀點和知識常有助於人們探索自己身處的世界。(2)「規範性需求」:因為當我們同意其他人看法時,才比較容易被人們接受,於是我們受到歸屬感及認同感強烈需求的鼓舞,對其他人的世界觀做出了讓步。誠如 C. S. Lewis所謂:當人處在善惡邊緣時推一把的強大力量,乃來自人們想成為「圈內人」而不願被排除「在圈外」的渴望。「在所有熱情之中,成為圈內人的熱情最擅於讓本質還不壞的人做出罪大惡極的事」。
  
另一個令人震撼的研究發現來自Milgram 的「盲目服從權威」實驗,他對於服從權威問題的研究興趣出自人性關懷,希望了解二戰大屠殺期間的納粹黨人如何能輕易順從命令殺害猶太人。結果指出,殺害猶太人與電擊受測者的理由一樣:「我只是聽命行事」(Adolf Eichmann)。書中引述眾多複製與延伸Milgram服從模式的研究與人間悲劇,讀者將更深刻體會盲目服從權威如何將天使折翼。


延伸的研究有:不對等醫護權力下,護士們遵從不知名醫師所下達的不合理要求而虐待病患;光身搜查的騙局使喚性的服從;在美國高中世界歷史課堂上製造納粹分子;教授(權威者)的簡報,輕易誘導學生通過「將不適生存者趕盡殺絕」的法案。人間事件則有:在巴西,政府許可警察用嚴刑拷打的方式從所謂「有顛覆意圖的」國家公敵口中套取自白,那些酷刑者與處決者其實是情境所需;在蓋亞那叢林裡,有一位美國宗教領袖說服了超過九百名的追隨者自殺,或者是由親人或朋友殺害。那些911事件用炸彈轟炸的完美軍人,其實完完全全就跟平常人一樣,他們是在神智清楚的狀態下懷抱著獻身精神執行任務。
  
順從和服從權威只不過啟動對情境系統的臣服,愚化決策與道德。而在潛在的加害者和受害者的對抗關係中(如獄卒和囚犯、拷問者和被拷問者、自殺炸彈客與遇害平民之間),「去個體化」過程使得加害者得以保持匿名,因而降低了個人行為的可說明性、責任感和自我監控能力。此外,「去人性化」過程則奪走了潛在被害人的人性,使得他們變得跟動物一樣,甚至什麼都不是。書中調查了一些讓旁觀者面對邪惡時成為被動觀察者而非主動介入、協助或檢舉者的情境。「不為的邪惡」實際上是邪惡的選民,因為它讓加害者相信,那些明白正在發生什麼事情的人的沉默正表示他們接受並允許這些惡行。
  
所以,橫眉冷對社會系統的惡勢力,必須揭穿系統孕育邪惡的魔法,擊碎這個大染缸之後,更要面對自己受惑的心理動力,利用個人的力量挑戰情境系統的力量。作者在書末,祭出十大抵抗守則,分別為:
(1)「承認自己的錯誤」,並「當機立斷」,別頑固地「堅持到底」。
(2)「保持很警覺」,遵從Allen Langer的《用心法則》,鼓勵批判性思考。
(3)「自己負責」,別讓責任分散掩飾,或只是「聽命行事」、「每個人都這麼做」。
(4)「堅持自己的獨特性」,不允許其他人將你去個性化,或讓匿名和祕密掩蓋惡行。
(5)「愛老師,更愛真理」,官大不一定學問大。
(6)「希望被群體接受,但也珍視自我的獨立性。」和諧經營群己之間。
(7)「辨識框架資訊,維持警覺心」
(8)「平衡時間觀」,將過去與未來連接,可叫醒當下的自己停下現行沈迷的暴行。
(9)「不為了安全感的幻覺而犧牲個人或公民自由」
(10)「反對不公正的系統」,這些系統包括軍隊和監獄系統,以及學校、政黨、企業,甚至是家庭。

作者指出,這些抵抗有害社會影響力在於自我覺察力、情境敏感度、街頭智慧,三種能力的發展,同時也可以促進個人的彈性以及公民的德行。
  
《路西法效應》揭開社會染缸,直指將人變成惡魔的社會系統;而相對的,學習大師Skinner教我們超越堅持自決的尊嚴與自由(Beyond Freedom and Dignity),接受優良的環境設計以條件化完美行為,打造《行為主義的烏托邦》。兩者皆強調環境塑人,然而,前者指出壞環境,後者規劃好環境。因此,在平衡個人與情境對惡行的影響力之餘,整合環境善與惡的作用力道,將是閱畢本書後可有的積極作為。
  
作者對社會系統作用的提醒,部分與西方個人主義文化過於強調自我意志而忽略情境力量有關。文化心理學家Richard Nisbett在《思維的疆域》書中所報告系列的研究,指出東方集體主義對情境脈絡的敏銳與重視。所以,《路西法效應》的文化意義,將是華人讀者值得反思的議題。
  
適合本書的讀者,有犯罪學家、教育家、法官、臨床心理師、電影小說工作者,以及父母和他們的子女;也適合嫉惡如仇者、欲拯救心靈的慈善家,以及準備手刃違反社會道德者;而尤其是當你我在感嘆人性墮落之際,這本書將啟開我們對人性文明的新希望:認清黑暗,將更明白在何處點亮。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洪案再省思~善惡之間的紅線,為何容易擦不見?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二 3月 11, 2014 3:15 pm

「史丹佛監獄實驗」聞名於世,被改編成德國電影《實驗監獄》(Das Experiment),獲得國際許多獎項。
人類歷史上的驚悚恐怖邪惡事件,其實都是一點一滴的由日常生活「平庸容忍小錯」而累積成。社會中的不對等職務關係、軍隊中的不當虐待士兵或危害人民…皆屬如此。我們是否真正開始具有反思能力呢?最難能可貴,正是那極少數堅持「世人皆濁我獨清,眾人皆醉我獨醒」者,始終堅守住自己人性起碼的尊嚴與正義!
當世人在事後紛紛誇稱他是「英雄、救世主」的當下,他不禁要自問:
「我只是維護作為一個正常人的理念而已,是大家都盲目順從地陷於瘋狂吧?」

 
《路西法效應》~從 集體情境迷思 到 個人角色扭轉

 
金巴多教授為了瞭解一般人如何受到情境力量影響,於是在史丹佛大學規劃了實驗監獄的計畫,徵求自願者扮演獄卒與囚犯兩種角色,毛遂自薦者事前不知自己分配到何種角色,為了增加實驗的真實性,金巴多加入了「逮捕行動」的流程,甚至讓自願者的家屬信以為真。

這群受試者沒有任何前科,也沒有精神上的疾病,絕對多數是大學生,有些人以為可以在模擬監獄裡閒聊打屁,沒人願意當獄卒,孰不知這項計畫帶給每一位參與者終生難忘的震撼影響,大部分的人都以為,邪惡的行為、納粹的舉措,肯定是異常的變態思想造成,但是,在紐倫堡大審時,許多被控為殺人共犯的官員透過心理評估,科學家大驚失色地發現他們神志正常,只是在情境與壓力之下,人格得以扭曲。是故,金巴多教授同意說:「邪惡具有平庸性。」

被分配擔任獄卒的人,不乏親切和善、多才多藝之輩,然而,金巴多教授卻沒有足夠的職前訓練資料可供參考,只告訴他們幾項原則:「不可毆打囚犯、盡力製造囚犯的無力感與挫折感,令他們易於管理。」第一天,獄卒們還不習慣自己的新角色,到了第四天,他們已經對於虐待囚犯感到稀鬆平常,並且樂在其中。因為要製造囚犯的無力感又不能毆打他們,獄卒們想出各式各樣的花招,叫囚犯半夜起床、動輒要求囚犯跟著他們的台詞唸誦咒罵不合群者的口號,或者,命令無意義的肢體勞動,不准正常進食,來加強囚犯的無力感,說到這裡,你想到了軍隊中的情境嗎?

第三天,有人因為崩潰而被送出,金巴多還加入了假釋聽證會與家屬、牧師探訪,為了假釋,囚犯們不敢得罪獄卒,默默忍受。金巴多請來牧師友人幫忙評估囚犯的情況,這位牧師說,實驗中的所有囚犯都是天真稚嫩型的,並不了解真正的監獄是什麼,但是金巴多已經把模擬的情況設計得不錯了。

囚犯們設計的叛變失敗了,有人開始產生妄想,獄卒回家之後開始對家人大吼大叫,金巴多正為自己的成功設計沾沾自喜,當一位囚犯的母親對兼任典獄長的他訴說親兒的神色不佳,情況堪憂,金巴多便以「典獄長」的角色自清,把皮球踢回來,暗示對方的孩子可能本來就有精神不穩的情況,監獄沒有任何問題。這令我想到,有些孩子被同學欺負,家長到學校問老師,老師卻暗示那個孩子自己本身就有問題,企圖保護自己扮演的角色。

到了第六天,金巴多教授跟助理討論是否應該繼續實驗,請他的女同事前來觀看,不料對方連看都不看,一語不發地就流著淚離開了。原來,這位女同事在路上恰巧遇到其中一位還沒執行公務的獄卒,她認為該獄卒是個親切體貼的年輕人,孰知才踏近牢房便撇見該獄卒虐待囚犯的惡劣行徑,差異太大令她感到難過,認為這個實驗嚴重地扭曲了人性,第七天,金巴多教授宣布實驗結束,以免發生任何不測。這個實驗被改編成了德國電影《實驗監獄》(Das Experiment),獲得了大小獎項。


這個實驗震撼了整個學界,金巴多與獄卒囚犯們都上了電視節目,當囚犯克萊忿忿不平地質問最殘暴的獄卒赫爾曼為何這麼做,對方則回答:「這是我的小實驗,我想要看看在這樣的情況下,人們可以承受言語辱罵到什麼程度才開始反擊或反抗。而這也嚇到我,因為沒有人出面來阻止我...他們只是接受我說的每一句話。...(他的眼睛中泛著淚光)大家在我開始虐待他們的時候,為什麼不說些什麼呢?為什麼?」

在這個情境中,有三種類型的處理方式:第一種是過度沉溺在其扮演的角色中,譬如嗜虐的獄卒與認命的囚犯;第二種是堅持中道,獄卒只求公事公辦,不要傷到人就好,但也沒有阻止同事的暴行,囚犯若認為獄卒不合理,就會拒絕一起辱罵同儕,甚至絕食抗議;第三種,是最多人的一種,不想被前兩者拖累,認為逞英雄卻害大家連坐受罰才自私,被罵也是活該。

金巴多探討系統架構(或權力架構)如何影響一般人抉擇,好人也可以輕易為惡,因為在情境中只要剝削了個人獨特性,為惡非常容易,不然為什麼軍隊需要制服呢?即使為惡,大家都穿著一樣的衣服,也不認為是自己殺人放火,只消說句:「我只是奉命行事」就可以撇開責任,納粹軍官受審時也是這麼回答的。

一般人可能以為那情境大概都是由某些權威人士塑造的,這話只對了一半。金巴多又提出了裸檢事件的案例。在美國有數十家餐館經常接到假裝是警官的人來電,從店副理口中套出某位年輕有魅力的女員工之名,然後推說對方有竊盜嫌疑,若不想送警局,就必須由自己人搜索全身,一邊用電話操控店員行動,最後女員工往往一絲不掛,連私密處都必須檢查,白白滿足了這些窺淫癖者的成就感…將這一切搞得烏煙瘴氣,受害者也身心受創。那些權威是誰給的權力?不就是乖乖受騙的小綿羊嗎?

金巴多又舉一例,某女遭強暴,全裸奔出求救,現場有三十三人圍觀卻無動於衷,於是她又被歹徒拖去毆打,幸好有警官路過,才得以倖免。每個人都覺得其他人會去救她,如果人少一點,才願意去救她,心裡都害怕惹上麻煩。這就是集體之惡,納粹之惡,也在於諸國默許他們的暴行,不為之惡莫過於此。有一個小學老師突發奇想做實驗,說棕眼睛的學生才是好孩子,於是藍眼睛的學生被欺負,隔天她改說藍眼睛的學生才比較資優,那些被欺負的藍眼睛學生反過來欺負棕眼睛的學生,而且更甚。只要去掉人的個別性,把你要欺負的對象跟小螞蟻劃成等號,當成比自己還劣等,那什麼樣的事情都幹得出來。

伊拉克美軍虐囚案眾所皆知,其實當地的監獄環境非常糟糕,滿地糞水,性侵時有所聞。一個小軍官要連續工作四十多天,睡在惡臭無供水的小囚室,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你說他會不會壓力過大去虐待囚犯呢?因為他只是一個小咖,隨便一個官都比他大,但所有的囚犯都可以任他欺侮,在這種環境下,正常人都會變得心理扭曲了。更誇張的是,被派去那邊的心理醫生完全被蒙在鼓裡,不曉得女兵早已拍下許多不堪入目的照片私下流傳,並且還覺得很有趣。權威的角色會使人蒙蔽,而你若不加入權力核心圈就會被排擠,還殺不殺人?不殺,就等著被排擠。

許多時候,我們都被自己扮演的角色附身了,忘了在那面具下,我們也都是有血有肉的普通人,為了保護那張面具,所以導致許多遺憾。我覺得,雖然說一切事物都在內在,該去淨化自己,但如果見到不義之事,還是應在能力所及盡一份心力,不能總是等著別人來當英雄,金巴多教授在他的網站策劃了《英雄計畫─探索&鼓舞我們的內在英雄》,邀請各界英雄好漢推廣英雄教育,英雄也是平凡人,不平凡的是,他們敢起而行、付諸行動。

在書中,金巴多也提到一位傑出越戰英雄休‧湯普森(Hugh Thompson,Jr.),他的同袍在調查越南村落中的越共,為了報復越共,雖然沒找到人,卻打算乾脆將所有老弱婦孺一起殺死,連嬰兒都不放過,休恰巧駕駛直升機進行支援行動經過上空,降落下來救了一群還活著的村民,當他們回到直升機時,仍瞧見同袍一邊跑過來一邊朝傷者開槍,於是他下令停止屠殺行為,威脅如果有任何士兵或軍官抗令,直升機的重機關槍就會向他們開火,同袍的軍階其實比他還高,但是他才不管,雖然他救了這些人,但是軍方為了報復,一直讓他出危險的任務,導致他駕駛的飛機被擊落五次之多,經過三十年後,軍方才願意承認休‧湯普森與他的機組夥伴值得表揚,但弔詭的是,也有人歌頌下令屠殺的卡利上尉行徑。
越戰英雄Hugh Thompson,Jr.

《路西法效應》是綜合金巴多教授多年研究的經典之作,非常博大精深。我寫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大家去做見義勇為的傻瓜,只是,很多時候,我們為了保護自己的角色,不得不去說、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從長遠的眼光看來,也許是愚行;有一些正確的事情,在你去做的時候,不一定會得到他人的認同,許多人害怕別人不認同自己的想法或理念,為了得到別人的認可,便從事不合道德的事情,反過來說,利用怕被排擠的恐懼感操縱他人,對一個自信滿滿的權威者來說是多麼容易啊!但是,別忘了,給他權力的不是別人,是你自己呀!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洪案再省思~善惡之間的紅線,為何容易擦不見?

發表  世清教官 于 周二 3月 11, 2014 3:19 pm

菲利普.金巴多(Philip Zimbardo)

為史丹福大學心理學退休榮譽教授,曾任教於耶魯大學、紐約大學及哥倫比亞大學。他是知名教科書《心理學》(Psychology and Life)作者之一,與其著作《害羞》(Shyness),兩書總銷售量已逾兩百五十萬本。

金巴多曾為美國心理協會主席,目前為史丹福恐怖主義跨領域政策、教育和研究中心主任。他也在美國公共電視網獲獎節目〈發現心理學〉擔任旁白,並協助製作。在二○○四年,出任伊拉克阿布葛拉伊布監獄虐囚案其中一位監獄守衛的專家證人。

史丹福監獄實驗專屬網站:www.prisonexperiment.org,每年瀏覽次數超過上百萬人次。

名家短評~

金巴多應獲得由衷的感謝,感謝他揭開且照亮黑暗,讓我們看見人性的另一個角落。
──哈維爾(Vaclav Havel),前捷克總統

在出色的研究的來龍去脈中,金巴多展示了好人如何在情境的力量下轉變成為十惡不赦的壞蛋──甚至連你也不例外!他解答了布希政權為了擺脫恐怖攻擊的災難而轉變成為「當權邪惡」(administrative evil)原因。然而金巴多也提供了我們一種視野,告訴我們如何挑戰不公平的系統。
──蓋爾.希伊(Gail Sheehy),《人生變遷》作者

當代經典之作,多層面融合敏銳細膩的個人探索、睿智的社會心理學分析,以及持續對道德議題的熱情。
──里夫頓(Robert Jay Lifton),《納粹醫生》作者

若過去的二十五年有任何一本重要且令人注目的書而我尚未遇見,那就是這本了。金巴多迷人又美麗的文字力量,揭開了邪惡源頭的神秘面紗。《路西法效應》不只是讓黑暗面浮現,也促使光明面持續光亮。對每人而言都是重要的一本書。
──韓森(Jon D. Hanson),哈佛法學院法律教授

在史丹福監獄實驗中,金巴多在實驗室中培養了邪惡。這堂課不只讓我們知道黑暗的樣貌,也在他的忠告下讓我們充滿希望。《路西法效應》源自於嚴謹的社會科學實驗,但閱讀起來像是小說,它的重要性就如《聖經》一般。
──安東尼.普拉卡尼斯(Anthony Pratkaniis),加州大學心理學退休榮譽教授

必讀的著作!身為美國刑事偵緝部的高層官員,曾於第一陣線上看見阿布葛拉布監獄的情景,所以我清楚了解金巴多是真正了解那裡所有運作的原因。
──馬西亞.德魯特級准尉(CW4 Marcia Drewry),美國CIDC退休調查專員
avatar
世清教官
Admin

文章數 : 1099
注冊日期 : 2009-11-20
年齡 : 45
來自 : 台北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http://www.ndmctsgh.edu.tw/web/MilitaryEthics/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