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萬說一個故事:78歲台北市長候選人趙衍慶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200萬說一個故事:78歲台北市長候選人趙衍慶

發表  林學群 于 周一 12月 01, 2014 1:58 am

[前言] 在一個紛亂的年代,如果沒有這些老兵當時拋家投筆從戎,對抗共軍,如今我們是否能站在這個台灣享受著民主的果實。在這則報導中我看得的是以前國軍被政府不當的對待,若是不從命令,二話不說直接開槍,並羅織罪名使其鋃鐺入獄。而現在,這些過去意氣風發的軍魂,個個孤獨終老,靠著拾荒,少許的津貼,以天地為家,露宿街頭。如今政府也沒有一個妥善的安排,幫助這些曾經為國家出生入死的老榮民......。

----------------------------------------------------------------------

[節錄]
選台北市長需要200萬保證金,沒有過總票數10%的門檻,候選人的保證金就要被沒收。趙衍慶伯伯的200萬,註定是收不回來。大家都想問:「他為何參選?」

我想,趙衍慶要實現的,除了後面政見所述,平民百姓所能設想最偉大的公平正義之外(有些人,一天的收入連一個便當都不到),是否還有幫自己說一個故事?趙伯伯說過自己參選的動機:「明知選舉保證金可能拿不回來,也為自己的人生留下印記。」

印記需要如此昂貴的代價嗎?又或者,這不只是一個人的故事,一個人的印記,而是幾十年以來悲傷沉積,無數人說不出來的無數個暗夜惡夢?

趙衍慶用一生積蓄買了一個選舉公報的欄位,「公平地」與其他候選人並列在一起,包括國民黨高官子弟的後代。他可能不知道如何表達,只是期望最後有人能看見這段歷史,至少背後那8000多人的故事,或者校長張敏之消散不知何所的靈魂,總會有人看見。

除了一個欄位,這200萬還想告訴我們的是什麼呢?或許是一段被遺忘的歷史,以及永遠隨黑潮飄動的一群年輕冤魂。

也或許,趙伯伯是用一生積蓄買一個夢。夢裡他們都還年輕,13歲正愛玩水,趁著長官不注意,一群男孩跑到海邊戲水。最高的大男孩(忘了名字)在陽光下皮膚黝黑發亮,喜愛出頭,總是仗義執言,他對著司令咆哮「我們是來唸書的!」第一槍就打在他的胸膛。

他離開了眾人,但後來化身為菊島的海鳥,乘著風一路返北,是第一位回到北方故鄉的同學。

我們原本已經要忘記了,但總有靈魂還是躁動的。

(全文請參閱 想想副刊-200萬說一個故事:78歲台北市長候選人趙衍慶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389 )
--------------------------------------------------------------------------------------------------------------------------
心得:
雖然這則報導可能或多或少和真實的事實有些許出入,但是無可磨滅的就是這段血淋淋的歷史。許多人可能都覺得趙伯伯很傻,傻到將畢生僅存的積蓄,全數「充公」
登記參選台北市長。而他的動機純粹只是想要公平的和當今社會上有頭有臉的名人,並列於一張選舉公報上。「他說,可以讓大家看到我的存在。」這是一句多麼直白的心聲。早期的國共之爭,他們被迫離開妻子,離開熟悉的故鄉,半個世紀過去了,他們現在孑然一身,沒有任何的家人,甚至沒有一個有保障的生活。如今的政府也無法妥善安排這些曾經為國家奉獻的老榮民,實在是替他們感到哀傷。當我們安逸地站在台灣這塊土地時,別忘了曾經有一群人,願意如此犧牲的保家衛國,或許多半是被強迫從戎的,但是如果沒有他們,可能就不會有現在這個富饒的台灣。

林學群

文章數 : 6
注冊日期 : 2014-09-15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200萬說一個故事:78歲台北市長候選人趙衍慶

發表  吳嘉哲 于 周五 12月 19, 2014 3:52 pm

趙衍慶先生這次出來選舉,為的並不是勝選,而只是單純讓台北市民看到一些平時大家看不見的議題,例如老榮民的照顧問題和遊民的生活問題.他認為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就算真的當上台北市市長,也只想當一年市長,讓窮人過上好日子後辭職,建立真正的民主。他雖然有不滿現在國民黨的部份,但比起他那個年代的共產黨或日本軍,國民黨至少大多數時候都是對你客客氣氣也富有同情心的,不然他逃不到台灣半路就被八路抓回去當兒童兵了.至於需不需要為了他而改選, 趙衍慶先生也說不必特別為他拉票,請各位本來就意屬後選人是誰就投誰,讓民主制度發揮它存在的價值,這就是趙衍慶先生一位老榮民的一席話

吳嘉哲

文章數 : 7
注冊日期 : 2014-11-2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關於街友

發表  方璞鈞 于 周五 12月 19, 2014 9:21 pm

關於街友----
一般人在街頭看見狀似街友的人,總是格外謹慎地走過,從不想(或不敢)停下腳步去認識他們,即使眼神不經意的交會,也是儘快地把頭轉開,當時對於這樣在街頭或走、或坐、或臥的陌生人,除了怕自己的眼光刺痛他們,也怕他們突如其來的某些舉動,會傷害人;如同一般民眾看見街友,總是避之唯恐不及,也總停留在刻板印象-懶惰、酗酒、髒亂、不愛洗澡、游手好閒、作姦犯科等,但絕非全部街友會有的情況,期盼大家切勿以偏概全。

這個念頭,讓我想就另個相近的主題---街友 去討論
上網查了這篇文章 http://www.laf.org.tw/tw/b3_1_2.php?msg1=34&msg2=403 後,知道街友的成因,街友會遇到的問題,街友的工作機會,能給予街友怎樣的幫助,如何減少社會上的街友等等內容,對街友有更深一步的了解.你和我都很可能變成街友。在這高度競爭、不適生存就淘汰的社會下,萬一哪天出了意外,就很容易落入貧窮,淪為街友。的確就猶如最後一段所提的。生活,就好比拉單槓,當你擁有知識、專長,有好的就業機會,就有足夠能力拉穩單槓,但流浪的街友,因為沒有能力、沒有工作,無法好好抓穩單槓,搖搖欲墜時,盼社會大眾伸出援手,以寬大的心,共同幫助這群「街上的朋友」。



方璞鈞

文章數 : 7
注冊日期 : 2014-12-02
年齡 : 23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回復: 200萬說一個故事:78歲台北市長候選人趙衍慶

發表  何裕民 于 周一 1月 05, 2015 9:36 pm

這個社會中,除了老榮民、街友之外,還有許多不被關注卻需要幫助的弱勢族群,像是慰安婦,從二戰到現在,一直沒有人正視這個議題,如今,受害者年齡都很大了,法律追溯期也已過了,他們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

何裕民

文章數 : 7
注冊日期 : 2014-11-20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