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紙上談兵"翻案,趙括事實上幫廉頗背黑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幫"紙上談兵"翻案,趙括事實上幫廉頗背黑鍋

發表  蕭景元 于 周一 12月 08, 2014 12:35 am

大意:長平之戰戰敗不只是趙括的錯,趙括是幫廉頗背黑鍋了,可以請大家看看用不同觀點寫的這篇文章

   一説到趙括,許多人都會説,這是一個“紙上談兵”的典型教材。從戰國到今天,趙括足足被人們冤枉了兩千多年,也被人們譏諷了兩千多年。當我們正視這段歷史時就會發現,這是極為不公平的,尤其是對一個誓死保衛自己祖國的忠勇軍人。

   在戰國時期,那場壯闊、血腥而且具有轉折性的長平大戰中,趙軍統帥趙括究竟犯了哪些錯誤,對於那可憐的40萬冤魂,趙括又究竟該負什麼責任呢?

   長平大戰一開始,趙軍就犯了一個戰略性的錯誤,造成這種錯誤的人正是所謂的四大名將之一的將軍廉頗。戰國時代,受趙國的戰略環境和地理環境所限,趙軍擅長的是野戰或者説擅長進攻,最差的是防守作戰。趙軍最厲害的就是戰場突擊力量,比如弓箭兵、輕步兵、騎兵等,所以才在對匈奴和胡人的戰爭中屢建奇功。

   秦國最擅長的是什麼呢?是步兵和防守。雖然秦國有地理方面的優勢,但是數百年來東方六國攻入秦國本土的次數,有幾次呢?這就充分説明瞭問題。可以説趙軍一開始就犯下了最大的戰略性錯誤。尤其是在對壘中後期,秦軍逐漸找到了對付趙軍騎兵的方法後,即步步為營,以壕溝、弩兵封鎖的戰術,可以説趙軍已經徹底地喪失了戰場中唯一的一點優勢。

   而長平大戰一開始,由於數戰不利,趙軍統帥廉頗就主動堅守,以圖與秦軍拼消耗,讓秦軍知難而退,但是誰也沒預料到,秦軍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一千就是14個月,長平大戰的性質發生了根本改變,也就是由突發的戰役決戰,演變成了雙方有意識的戰略決戰和戰略消耗戰。也不知道當時的趙國統帥是如何想的,至少可以説趙軍犯下了第二個不可饒恕的錯誤。

就是業餘戰略家也知道,當時趙國的戰爭潛力要遠遠低於秦國,由突發戰役演變為戰略決戰就已經輸了一半,可是趙國的政治集群卻沒有充分認識到這一點。換而言之,趙國應該主動割地求和,以圖保住趙國最珍貴的物資資源、人力資源和精銳部隊,才是上策。遺憾的是,沒有任何人想到這一點,為避免趙國精銳部隊的覆滅作好準備。這就是趙國犯下的第三個戰略性錯誤,可以肯定地説趙國已經輸定了。

   由於物資、軍隊的大規模消耗和對壘,使得趙國政治集群的心靈很脆弱,本來用擅長進攻的趙括換下喪失鬥志的廉頗,不能不説是一招好棋,可惜最佳的時機已經過去了,雙方的對壘陣勢已經完全形成,趙國是必輸無疑了,只是看輸多少和輸多大而已了。加上臨陣換將,新統帥上任後,又需要兩到三個月的磨合才能形成戰鬥力,一則趙國國力基本耗盡,二則秦軍又不是傻子,怎會讓趙軍有這樣的機會。這時也就犯下了第四個戰略性錯誤,趙軍覆滅的時機完全成熟了。所以不是趙軍統帥趙括紙上談兵的緣故,而是這時的長平大戰本身就是一場輸定了的戰爭。但是,趙括上任後又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也可以説是一個讓人敬佩的錯誤,即“以身殉國,抵死反抗”,雖然是做錯了,但相對於歷史上的一群群無恥的小人,他仍是一個完美的英雄,就是他的敵手“殺人王”白起對其也是敬佩不已。可能正是由於趙括的拼死反擊,給秦軍造成了空前絕後的傷亡,導致最後趙軍被騙投降後,秦軍才用殘暴的集體屠殺來泄憤。至於當時趙軍究竟給秦軍造成多大的損失,我們就不得而知了,因為秦人根本就不敢回憶並記錄下來。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長平大戰不但是趙國人心中永遠的痛,同時也是秦國人心中永遠的痛,長平大戰後,秦國數次被其餘五國痛打落水狗,甚至一度被攻入咸陽郊區的藍田一帶,後來用了20多年才恢復了元氣。

   20多年是個什麼概念,一代人,整整一代人的出現,也就是説,在長平之戰中,在毀滅掉趙國的全部精銳部隊之時,幾乎也消耗了秦國的主要軍事力量。

   從兩國的經濟力量對比來看,秦國富有漢中之地,同時又佔有天府之國(李冰的功勞),而趙國當時的主要地域是在現今的太行山和相連接的部分黃河中游沖積平原。地域範圍比秦國小多了,同時加上北面與匈奴的敵對狀態,也嚴重消耗了趙國實際的兵力和資源。進一步分析可以得知,趙括其實是十分了解趙國的兵力狀況和實際作戰能力的,但可惜的是生不逢時,他沒有在必要的時候作出正確的判斷,後來的出擊也的確是屬於年輕人的意氣用事,這一點可以看到他的確沒有廉頗的穩重。但是,這也未必説明他比廉頗更了解趙國兵力的實際以及所擅長的作戰方式,只能説明廉頗用兵的失誤而已。而趙括只不過是代替廉頗品嘗了這次慘敗,否則,這次戰役中死亡的必然是廉頗;而趙括也將永遠史上無名,這就是歷史的選擇。

蕭景元

文章數 : 8
注冊日期 : 2014-10-24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