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史話-日軍水上攻擊隊大揭密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向下

兩岸史話-日軍水上攻擊隊大揭密

發表  潘欣梅 于 周一 12月 22, 2014 11:04 pm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220001157-260306

編者按2004年8月,廈門文博副研究員胡漢輝日本友人橋本,提供他1930年代日軍高層,在台灣澎湖設立「海軍水上特別攻擊隊」資料,經考證後在本刊發表。

他們不僅是天皇的武士,還是充滿知識智慧的文人。

水上特別攻擊隊訓練學校隸屬日本海軍省,分為二地,一地是沖繩,一地是澎湖。攻擊隊之所以特別,一是兵員結構比較特殊,按軍隊構建規定滿18歲才能入伍當兵,特別攻擊隊不招收18歲青年,專門招收12、13歲男女入校。特別之二是入伍少年必須是孤兒。

失怙少年竟成首選

毫無社會親緣牽掛,有利於少年士兵學習和訓練,學成之後,能毫無顧忌地執行總部各種命令,以武力、智力與敵搏殺。訓練學校得到厚生省全力支持,派人到孤兒院和教會學校四處尋找合適人選。

特別攻擊隊學校學制為5年,12、13歲少年經學習訓練,畢業時已經是朝氣蓬勃的青年了。他們不僅是天皇的武士,還是充滿知識智慧的文人。水上特別攻擊隊的戰地不是海上,而是海岸的特別攻擊陸戰隊。日軍這些經過嚴格訓練的知識型士兵派遣到中國、東南亞等地執行特別的情報任務,為日本的大東亞聖戰服務。

訓練學校特別重視語言訓練。少年士兵從入校開始,必須學習中國方言,譬如漢語、廣東話、閩南語。語言教官要制定從1年級到5年級循序漸進的語言學習大綱,便於全面推行中國方言教育。

特別攻擊學校的訓練科目既嚴格又殘酷,被選擇進來的學生,如果不遵守、或者不能適應校規紀律要求的,是不能退學或者轉到其他部隊,而必須就地「消失」。

消滅學員辦法之一是當成活靶,進行瞄準射擊,直到打成蜂窩為止。這是心理訓練特殊科目之一。其二是進行活屍解剖,目的是訓練學生膽量。解剖時把活屍心、肝、肺、腎、腸等等全部挖、攤、展示出來,然後再由軍醫在手術檯上講授人體各部位受刀、槍傷害以後的自救要領。女性學員往往會被這些科目嚇到,當看到活活解剖的心肌還會跳動、肌肉痙攣時,往往當場昏死過去。

這種法西斯訓練,給學生幼小心靈造成強大壓力,但別無選擇,只能遵守校規,努力刻苦學習訓練,學成之後效忠天皇。這種變異、非人性的魔鬼訓練方式,取得良好效果。

特別攻擊隊學生杉田繁春、伊藤直圓和織田博文,是同齡的同班同學。杉田來自東京孤兒院、伊藤來自新潟、織田來自京都教會學校。入學半年,儘管他們循規蹈矩,但是語言成績不佳。教官已對他們提出1次警告。

學校規定,經過5次警告的學生必須「消失」。為此,他們都膽戰心驚地過日子。一次意外事件,讓他們徹底清醒。

一名叫對馬直樹的同學,來自大阪孤兒院,聰明過人但學習成績很差,學校已對他發出3次警告。但對馬從小失去父母,生活無著,入孤兒院之前養成游手好閒惡習,入學後仍然無法改變。一天傍晚,對馬幽靈似地到女生宿舍偷看女生洗澡,被當場抓住。

為了以儆效尤,學校作出凌遲處罰決定。第二天早晨,部隊會操之際,對馬被五花大綁到操場,在教務官宣布罪行之後鬆綁,兩隻高大凶惡的西伯利亞狼犬,隨著一聲口哨,同時撲向對馬,須臾工夫,對馬被撕成碎塊,慘不忍睹!校長說,這是澎湖學校第一次重罰不遵守學規的學員。不努力學習,違法亂紀,就是天皇也救不了!

對馬慘死讓所有學生毛骨悚然,談馬色變!在懲前毖後的警示,杉田的語言成績明顯進步,相關中國功夫、西式拳擊、白刃格鬥等科目成績大有長進。但在閩南語科目上,杉田卻始終進展不大。為了講好閩南語,他把微薄的士兵津貼「進貢」給語言教官。

射飛鏢空手奪白刃

語言教官是台灣人,他特地為杉田補課,進行口語訓練。他為杉田講授閩南語的發音特點,閩南文化、民俗風情、生活習慣。這為杉田後來多次潛入福建廈門偵察,取得第一手軍事情報,奠定厚實基礎。

5年之後,杉田、伊藤、織田畢業了,都剛滿18歲。畢業典禮那天早晨,校長打破常規,讓3位學生進行畢業比武。

教官在伊藤和織田的頭頂上各放置一個小瓶子,讓杉田在與兩位同學約30步遠之地站穩,進行飛鏢科目演練。伊藤、織田意識到杉田失手的嚴重後果。杉田冷靜地取出兩支飛鏢。織田博文與伊藤直圓目光如炬地看著杉田。一聲令下。杉田步履矯捷地轉身,疾速飛動雙臂……傳來噹!噹!二聲清脆聲響,兩個小瓶子飛離同學頭頂,粉碎落地。他們贏得滿場同學的歡呼聲、掌聲!

第二個彙報科目,是杉田徒手與伊藤、織田槍刺搏殺。手持三八槍的織田、伊藤上了明晃晃的刺刀,而杉田卻是赤手空拳。校長命令:實戰搏殺,無須禮讓!織田、伊藤已作好白刃格鬥準備。他們各自一手握住前護木,另一手握槍托前段彎曲部,槍托稍下垂在支撐大腿側面,半斜向面對杉田。

杉田預感到實戰含義,他下意識地凝視兩支冰冷的刺刀尖。他明白伊藤與織田的刺殺功底是全校第一,他知道此戰的殘酷。

觀點:台灣、中國、日本,由於過去的歷史脈絡,致使有糾纏不清的關係。譬如先前的台北市長選舉,屢屢提及關於日本、中國、台灣的身分認同之疑慮還有辯證,過去的歷史,十分的幽微且難分難解,尤其是所謂的「歷史演繹」實則是「各說各話」,難以真正位「歷史事實」下任何定論。這篇報導描述了日本是如何在當時訓練年輕的戰場殺手,該說是「時代創造英雄」嗎?我們今日無法想像的,再於某個時代的切片裡,卻是活生生、血淋淋的上演,在於現代,或許我們該當放下包袱,有時候,純粹的別牽扯太多、別將過多的個人解釋與家國仇恨,分化現在的人們與社會。

潘欣梅

文章數 : 2
注冊日期 : 2014-10-27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回頂端 向下

上一篇主題 下一篇主題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